Hal粉,M家吃Tony。神烦RR,别和我提RR的绿灯。

【DCEU】伯利恒之星 上 (超绿友情向)

Warning:不用带入演员(不管是遛粉的那个还是陪着一起遛的那个),之所以标注DCEU只是因为背景和之前一篇的Hal中心一样而已。

前一篇走这里《未相遇的昨日》,没有情节关联,这个故事发生在其中提过的哈尔出的一年海外任务。 

不涉及与现实世界军事及局势相关,军队相关考据几乎没有,不要当真。

如果看过阿瑟·克拉克的《》则风味更佳!

OK. Let's begin.

哈尔见过宇宙间无数恢弘壮阔的情景。孕育着星球胚胎的星云在黑暗的宇宙间层层弥漫开的瑰丽烟雾,或是被黑洞吸引的光在一黑一白间拉出的巨大旋梯,俯视水之星球的无垠之海上倒映着围绕她的数颗卫星宛如颈间的珍珠,抑或爆发的超新星那弥盖宇宙的光芒,它们都不及逐渐出现在眼前的这颗蓝色的星球让哈尔心潮激荡。

远在守卫者关注之外、远在星际文明之外的故乡所在——地球。

哪怕哈尔·乔丹的地球生活可远远不及绿灯侠值得称道。

 

又是一次几百光年外的军团任务,哈尔望着逐渐放大的蓝色行星,抑制住一点回家的雀跃,急速向她靠近。

近地轨道上,正义联盟新建成的基地像引领航向的灯塔。

他真正有了到家的感觉。

 

瞭望塔外,一个蓝色的身影静静浮在空中。鲜红的披风在真空中凝固成飘然欲飞的姿态,犹如张开的双翼。

哈尔其实相当欣赏联盟战友们斗篷的美感——包括大蝙蝠的,但让他自己穿就算了,他不想被那群外星人揪住斗篷摔地到处都是。

他飞上前打了个招呼。

超人给了他一个宁静的微笑,低头继续凝视脚下的蓝色行星。

有时候哈尔觉得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来自地球土生土长的他,一心想要飞离土地;而来自天空的卡尔-艾尔,心所牵系的却是脚下的星球。

“很美,对吗?”哈尔与卡尔并肩,蔚蓝的星球包裹着一层薄薄的蓝光,在他们脚下静静旋转,“宇宙很大,还是觉得这颗星球是最美的那一个。”

“‘星星是美丽的,因为上面有一朵看不见的花。’”

哈尔笑起来,“‘让沙漠更美丽的,是因为其中藏着一口井——’”一道恍惚的熟悉感电光火石般在记忆深处炸开,“嘿,我们有过这种对话吧?我们是不是见过?我是说,联盟成立之前?”

卡尔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含笑歪头看着哈尔,问:“所以你也读《小王子》?”

“拜托,圣埃克苏佩里是个飞行员——”哈尔抓住了脑海中那稍纵即逝的记忆尾巴,“所以你是沙漠里的那个人!”

卡尔饶有趣味地看着哈尔又惊又喜的表情,伸出手:“幸会,乔丹少尉。”

“谢谢,是乔丹上尉。”哈尔翻个白眼,伸手拍了对方的手掌,然后大笑起来,“天哪,那是你!我竟然完全没有认出来!”

卡尔拍拍他的肩,用就像他自己才是戴面具的那个似的语气说:“好在你很好认。”

 

这些年他们经历了太多事情,不算遥远的记忆都被冲刷地有些褪色。

那发生在哈尔为期一年的海外任务中,是哈尔·乔丹与克拉克·肯特的故事。

 

如果让哈尔·乔丹给他至今一生的状况排个号,“最糟糕的日子”排行榜一定长地挤掉其他榜单的一大半位置。

那次遭遇自然榜上有名。

他搭乘武装直升机从盟军机场转移,这甚至算不上一次任务。而老天就这么眷顾他,直升机被导弹击中前舱,他被同机的另一个人匆忙推下直升机,机体随即爆炸。

万幸或是不幸,爆炸没有给哈尔带来太大的伤害,但碎片划破了降落伞。最后几米他几乎是砸在沙地上。

依旧万幸或是不幸,他的脑袋没有开瓢,最重要的联络工具代替他开了花。

 

夜晚的沙漠是从烤箱挪出粗暴扔进冷柜的烤盘,摄人的热量以溃逃的速度崩散。

哈尔矮身猫在风化岩的洞中,脱下求生夹克,开始清点身上的物品。

他不敢点火,好在月光明亮,足以看清眼前少的可怜的东西。

一部视距内求生电台,一只手枪,一盒备用子弹,三袋水,两块军用口粮,一只信号灯,一只信号火焰棒,一块信号镜,一把军用匕首,一块损坏的GPS手表,一台报废的手机,一副墨镜,一副防风镜,一包m&m巧克力豆和一个星际迷航周边徽章。

哈尔掰下一小块口粮,将剩余的部分和其他东西一起小心塞回身上大大小小的口袋。

他裹紧身上的迷彩服(感谢上帝,至少他还穿了沙漠迷彩,而不是明晃晃地像镜子似的空军常服),躺在地上仰望洞外挂在天边的银河。

 

谁能想到一次简单的战略转移会发生这种事故呢?

他轻轻按住胸口那小小的箭形徽章,阖上双眼。

击落直升机的人看到了打开的降落伞,或许正在搜寻他。他正途径伊拉克领空,在高空可以看到鲁扎宰湖,他迫降在湖的东北方,只要找到湖的位置,顺着湖边,就能到达卡尔巴拉,那是伊拉克政府军的控制区。

军方很快会知道直升机被击落的消息,他们会派人进行空中搜寻。

这并不是很紧迫的情况。他安慰自己,现在最重要的,他必须抓紧机会恢复体力。

 

第二天,哈尔在往西南方前进的过程中与敌方遭遇。对方有两个人,他耗尽了枪中的子弹将对方击毙。求生电台这最后一个联络工具在枪战中报废,值得庆幸的是本人没有受伤,他还不想自己的飞行员生涯因为身上开了个洞而宣告结束。

然而只有两个人的敌方不是一个好兆头,这说明附近至少有一个敌方聚集点,否则不会让单独两个人出行。他没法从对方身上找出什么身份标识,伊拉克的状况太复杂,他大概永远没法搞清楚他们属于什么武装势力,总之一定不是政府军。

哈尔不知道枪声是不是已经把更多人引来,顾不上清理战场,立刻离开了交战区。

这一天,他耗尽了一袋口粮和两包水。

 

第三天,眼前依然是一片无边无界的沙漠,偶有几块碎石边长着几丛干枯的草。焚风抽起沙尘,打在裸露的肌肤,像千万针刺。

 

第四天,储备只剩下了一包巧克力豆。他开始脱水,开始怀疑是不是判定错了方向。

 

第五天,他在沙漠中倒下,眼前是蒸腾的水纹,恍惚中看到绿洲和湖水在黄沙中点缀出一块绿色的亮斑。他不确定是幻觉还是真实。似乎有个孩子奔跑着靠近。

他跌入了黑暗。

 

“鲍比·汤普森中士,海军陆战队。随机机枪手。很高兴认识你,长官。”

“哈尔·乔丹少尉,空军。很高兴认识你,鲍比,请叫我哈尔就好。”哈尔与对方握手,“我奉命搭个便车,希望没有打扰你们。”

鲍比是个热情的小伙子,他笑着从包里掏出了一袋m&m巧克力豆抛给哈尔:“当然不会,来,从机场买的,航母上可不容易见到。”

哈尔接住巧克力豆,对方的随身包上扣着箭头形状的星际迷航徽章,“你还是个…那叫什么来着?Trekkie?”

“哦,不,不是Trekkie,只是Trekker. ”鲍比摇头,然后拆下徽章,递给哈尔,“我的女朋友也是个Trekker,不过她喜欢重启版的。她知道我出海外任务,坚持要我带着,说是幸运物品,当然,她在这背后刻了名字。”

箭形的徽章中间镂空着五芒星,背后刻着一个名字:Jessica

哈尔取笑:“海军为什么收留了你?你该一心向着NASA.”

“因为缩写一样嘛,我可以假装自己进了星际联邦舰队!”鲍比说着摆了个姿势,“U.S.S Enterprise, 勇敢地前往前人未至之处!”

哈尔笑地差点岔气。

“可惜真的进取号航母前年就离开这里大修去了。”鲍比遗憾不已,“我参军的时候还以为能真上去呢!”

“你就为了这个参军?不可能!”

“当然——”鲍比拖长音调,然后给了个停顿,“——不。我祖父是二战老兵,他给我说当年的那些故事。勇气、团结与牺牲。他们付出生命让世界变得更好。我想像他一样。”

哈尔无意识地握紧手里的徽章,箭头硌在他手心,“……我明白。我父亲是个飞行员。”

“所以你也是个飞行员!”鲍比开心地说:“我们也一样,与恐怖分子战斗,让世界变得更好!你父亲会以你为荣的,长官!”

哈尔迟疑了一瞬:“啊,大概吧。”他翻弄手里的徽章,伸手递还给鲍比。

忽然,一阵刺耳的警报声响彻机舱,驾驶室传来大喊:“我们被锁定了!”

“什……”鲍比站起来想接近驾驶舱。

一颗导弹弹头带着破空的凌厉扎穿驾驶舱的前视镜。

哈尔猛然站起,一把拉过鲍比,一把拉开舱门:“跳伞!”

最后的时刻,他听到鲍比的声音在他耳边:“祝你好运,哈尔。”然后一切被迅猛的风声取代。

他被推出舱门,直升机在他身后炸开。

 

哈尔感到有人给他喂水,坠入深渊的意识浮上水面透了口气。

他看到了蓝色。

那是语言难以表述的蓝色,大概是他所有见过的蓝色的集合。

阳光下蔚蓝无垠起伏如绉布的大洋,飞上云端纯净澄澈的大气辉光,雨后明净凉爽的天空,晶莹透亮如果冻的浅海。

那是一双蓝色的眼睛。

再次沉入昏昧的时候,哈尔想,这不该是人类能拥有的眼瞳。

TBC


【DCEU】伯利恒之星  中(超绿友情向)

评论(12)
热度(81)
  1. 末曰鹿非一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超人粮食文主页
    非常少见的,大超和哈尔的故事~

© 鹿非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