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粉,M家吃Tony。神烦RR,别和我提RR的绿灯。

【DCEU】伯利恒之星 下 (超绿友情向)

   


哈尔在睡梦中被摇醒,他警觉地握住了枪柄。

乔纳森的食指立在唇边,蓝眼睛近在咫尺:“别出声,有车子在靠近,我们得立刻走。”

哈尔立刻起身与乔纳森一起跑向孩子和女士安睡的房屋。

他压低声音:“你怎么知道?离我们还有多远?”

“还很远,只有一辆车,以防万一。”乔纳森眨眨眼,俏皮地说,“我说我有超级听力了吧。”

哈尔嗤笑一声。

“我们离卡尔巴拉还有一天路程,现在出发中午能进入政府军控制区。”乔纳森把孩子一一叫醒,孩子似乎已经习惯了半夜被叫醒,女士给他们草草抹了抹脸,他们就揉着眼睛安静地随大人摆弄。

“可是进入控制区不代表就安全,外围势力是交错的,进入城区才算安全。”哈尔抱起艾可力,看着乔纳森把克珊丽抱在怀里,努哈跟着母亲打包好了随身的包袱递给乔纳森,“你的力气挺大的,出乎意料。”

乔纳森笑了笑,几人一起出门,闯入了夜色的沙漠。

 

他们没敢沿着绿洲前进,只是紧紧靠着一串村庄和围墙的残迹隐藏自己。

黎明的沙漠黑地让人怀疑自己被塞进了巨兽的胃里。

一把巨大的匕首给腹腔开了一刀,显出薄瓷碟般的鱼肚白。

继而鲜血溅上云朵,黑沉的腹腔扯开了光。

哈尔眯起眼,初升的日光把荒原的一切都拉出长长的影子,不是一件好事。

艾可力趴在他肩头又陷入睡眠,流了他一肩头口水。天知道昨天他还见他就跑。

哈尔回头对乔纳森说:“注意影子,之前你说车子离我们大概多远来着?”

乔纳森背着一个大包,还抱着个八九岁的孩子,却似乎一点也不吃力。

“之前是两百多公里,现在大概一百六十多吧。”

哈尔翻个白眼,“说的和真的一样,我不管你怎么知道的,确定吗?”

乔纳森笑:“确定。”

哈尔把艾可力抱地更高一些,“他们会走比较平坦的地方,车速会高于七十公里,我们还有很长的路。他们靠近了我们最好躲一躲,路程中没有异常他们很少会下车检查。而且这里接近政府军控制区,只有一辆车的话他们也不会乐意惹麻烦。他们靠近到四十公里的时候告诉我。”

乔纳森点头,又问:“你有枪?”

“只有六发子弹。我是个空军,不要指望我的枪法,近身格斗我学得比较好。”

乔纳森做了个无奈的姿势:“真棒。”

哈尔恼怒地说:“现在不是当初开飞机拿手枪互射的年代了,谢谢!”

 

太阳悬到肩头高的时候,他们找了一座小沙丘隐蔽自己。

“趴在地上,不要出声,好吗?”哈尔嘱咐孩子们,“把所有反光的东西都摘下来,手表,发卡,项链,耳环,头巾围好。好的,等车子离开二十公里,我们就可以继续了。”

乔纳森比了个姿势。

孩子们的母亲轻轻摸着他们的头。

乔纳森趴在哈尔身边,靠着努哈。

烈日把整个荒漠烤出一片片恍惚的水纹。

“海军有个传闻。”哈尔突然小声说,“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只是在航母上听到他们聊天。”

乔纳森转过头。

“他们在北极发现了什么东西。冻在冰层里,很大,不是什么史前的怪兽,因为比任何发现的生物都大。”哈尔说:“他们怀疑是外星遗迹之类的,那是很久以前就存在的冰层。我猜你会有兴趣。”

“谢谢。”乔纳森微笑的眼眸如沙漠的苍空一样洁净而迷人。

哈尔有些不自然地转回头,“从加拿大走。”

“好。”

 

酷热的阳光让孩子们表现出了不适,他们开始频频扭动身子。

“得做点什么。”哈尔说,“有厚毯子吗?”

乔纳森说:“他们就要来了。”说着他扑向远远藏在一块石头后面的背包,从背包里抽出几块厚毯子,迅速跑回来铺在孩子身下。

远方的地平线上滚起了一团烟尘。

车子来了。

哈尔看不清在车轮扬起的尘土背后车上究竟有几个人,望远镜不在他的常规装备中。他不由骂了句脏话。

“有六个人,车里坐着四个,后面坐着两个,能看到有四个人带着枪。”

哈尔震惊地看着乔纳森,随后收起表情,问:“知道是什么枪吗?”

乔纳森回答:“不知道,我不会分辨枪支。大概是AK-47那类的吧,有三支。还有两把手枪。”

“要命。”哈尔说,“等他们过去,没法硬碰硬。”

 

大约是上天也觉得这几天给了他们太多磨难,如哈尔所说,行进途中没有意外他们不会停车。

等乔纳森表示警报解除,哈尔长长舒了一口气。

他们收拾东西重新出发。

 

日头渐渐高升到中天,他们也逐渐靠近了政府军的控制区。

据乔纳森说,那辆车在控制区外短暂停了一会儿,往另一个方向走了。

他们的路途也终于要到达尾声。

“这是我轮值的最后两周。”哈尔说,“大概会在隔离讯问里度过,真是太棒了。”

乔纳森半真半假地恭喜了他,“你要回国了吗?”

“对,我会加入试飞中队,不会再出海外任务。老实说,我的长官并不支持我出海外任务。”哈尔笑着说,“他说我开飞机不动脑子,还是留在基地比较安全。完全不能懂,在飞机上哪儿有时间去想那么多,做就是了。”

“那你为什么来?”

“没有为什么,现役军官是限制出国的,我只是想去别的地方看看。而我又正好得到一个可以随便选择任职地点的机会。”哈尔得意起来,“你知道Top Gun吧?我赢了那期的头名。他没法阻止我。当然,很不幸,最后他是对的。

“我是空军最好的飞行员,他们舍不得我报废在战场。我要去试飞中队他们大概巴不得呢。”哈尔一脸理所当然,“你呢?真的要去北极?”

乔纳森被眩目的阳光照地眯起眼:“我会找艘渔船离开这里吧。我有答案要找。不然我不知道前进的路。”

“祝你好运。”哈尔空出一只手,拍拍他的肩。

 

旅程似乎就要结束,变故也抓紧了最后的机会登台送了惊喜。

他们突然与拿着枪的人正面遭遇。一座沙丘,他就出现在沙丘的上方。

艾可力短促惊呼,随即捂住了嘴。

太迟了。他正抓住了对方的注意。对方立刻举起了手中的枪。

“见鬼!”哈尔顾不得放下艾可力,就地打了个滚躲进路边的一块石后,好在这段路上有不少风化岩,“去石头后面!快!”他举起手枪,一梭子弹在他身边弹起一阵烟尘。

乔纳森护着另外两个孩子和女士跑进了旁边的岩洞。

“你说他们走了!”哈尔一边回击,一边对乔纳森喊。

“那附近人太多了!我分不出!”

一发,两发,三发。

上帝!哈尔第一次对自己的射击课如此悔恨。

机枪在风化岩上扫出一串弹痕,艾可力大喊着妈妈,哈尔扑在他身上,把他压在石后。

乔纳森用身子护住了其他人。

四发。

“见鬼!见鬼!”哈尔又躲过了一遍扫射,窗口期。

“拜托,”他喃喃,深吸了一口气。

“砰——”子弹穿透了对方的胸口。

“快走!”乔纳森喊,“我听到有车子回来了!”

哈尔把最小的艾可力递给他母亲,自己抱起了克珊丽,乔纳森抱着努哈,他们开始奔跑。

哈尔知道他们支撑不了多久。尤其是孩子们的母亲。最后只能赌一把。他空出一只手,打开右腋下的口袋,抽出了火焰信号棒。

高升的焰火几乎有盖过烈日一般的明亮。

他们在焰火的光中听到了身后的引擎声。

 

最后的一切在哈尔的脑海里只留下电影定格镜头似的模糊印象。

孩子的母亲跌倒在地上。

乔纳森不得不放下努哈去扶她。

哈尔的枪术第一次没有拖后腿,他击中了车子的前胎。

车辆打滑冲向一边,车上的人被迫弃车。

哈尔投出的匕首戳穿了一个人的肩膀。

有人抓住了艾可力,他和乔纳森冲上去与对方厮打在一起。

哈尔不知道自己揍了几个人,又被揍了几拳。直到不知谁的枪托击中了哈尔的头。

他的视线模糊起来。

他似乎看到乔纳森撅断了对方的枪。

有另一辆车的声音,卡尔巴拉的方向。

这是他最后的意识。

 

他在卡尔巴拉的美军基地醒来。脑震荡,不算太严重。

意料之中,他的海外任务果然以审查作为谢幕;意料之外,审查长达一月,一直持续到他回国一周之后。

因为他们没有找到乔纳森这个人。

政府军找到他们的时候,看到三个孩子和一位女士围着头上糊满鲜血昏迷不醒的哈尔,女士说乔纳森被其他人俘虏上了车子,他们开着爆胎的车子跑了。

车子被发现时,被倒干净了油箱停在路边。车上不多不少正好五个昏迷的武装分子。枪被撅断在地上。

乔纳森就像一个突然闯入人间的骑士之灵,任务结束,就悄然蒸发。

 

哈尔回想起那段时光的末尾,吭哧吭哧笑着,说:“谢谢你跑地干净,我得到了整整一个月的审查。填的表格写的报告大概有大蝙蝠的战术报告那么厚。那简直要杀了我。”

卡尔也笑起来:“对不起,你知道,我不得不隐藏自己。”

“我明白,你漏了可多馅儿你知道吗?谁能听到两百公里外的声音,还有车里人带的手枪,你用了透视吗?”

“是的,我当时会的东西不太多,掌握不好。”卡尔说,“我不敢冒险。”

 

瞭望塔在他们身后旋转,哈尔看到布鲁斯和巴里站在窗边,不知是也在看着这颗美丽的蓝色星球,还是在谈论他和卡尔。

他用戒指具象了几发绿色的焰火。

巴里笑着对他挥挥手。

哈尔换了个姿势,“你说,大蝙蝠真的睡了花花公子12个月的封面女郎吗?”

卡尔责怪地看了他一眼:“不,哈尔。我不会去问布鲁斯这种事。”

哈尔耸肩。

他们又静静地凝望着这颗星球。古老的两河流域正从他们脚下轻轻旋过。

“你说……”他听到卡尔的声音有些迟疑,“你说,我们让世界变得更好了吗?”

哈尔的鼻端忽然涌上一股酸意。

 

他在审查结束后去见了鲍比的女朋友杰西卡。那是个漂亮的姑娘,颈间的项链上串着与哈尔手中一样的徽章。她的眼眶发红,该是早就接到了军方的通知。

他把徽章还给了杰西卡。

她把两个徽章串在了一起。

 

“至少,”他眨眨眼,把眼前模糊的一团眨开,“至少我们走在了对的路上。”

顿了顿,他又说:“还有一只大蝙蝠跟在我们背后举着鞭子提醒我们别走错路。”

卡尔被逗笑,“好吧,布鲁斯总是对的。”

“不,之前他要杀你这件事情,绝——对——不是对的。我可不是你们‘拥护大蝙蝠粉丝会’的一员,我是‘反抗大蝙蝠暴政团结会’的,顺便说,长期招新,待遇从优。”

“你有白巧克力蔓越莓小甜饼做会员下午茶吗?”

“什么?你们有小甜饼?!”哈尔喊着,“为什么我不知道?”

“因为你是‘反抗大蝙蝠暴政团结会’的呀!”卡尔一脸无辜。

哈尔双手抱胸,“可是我有卡胡卡胡星的比丘比丘兽奶酪做入会礼。”

“不,我不会上你的当。”

“为什么!地球上也有叫胡姆胡姆库努库努巴拉巴拉的鱼啊?”

“因为我是‘拥护大蝙蝠粉丝会’的呀。”

“嘿,这太狡猾了!”

他们笑闹着飞回了瞭望塔。布鲁斯和巴里在窗前等待着他们。

 

大约是不太久之后,哈尔无意间目睹了氪星毁灭的瞬间。

他在执行绿灯军团任务,他们构造了一个巨大的望远镜。调试的时候,他看到了那颗四十多光年之外的幽灵。

就是如此凑巧,氪星毁灭前传递出的光,经历了四十多年的时光,恰恰在此刻落入了他的眼睛。

那夜卡尔低稳又悲伤的声音响在他耳边。

“神啊,你有亿万颗星辰可供驱遣,何以偏偏选上这一颗?为何把整个世界的人献给大火,只为了照亮伯利恒的黎明?”

“一个文明璀璨的极盛之时竟被如此彻底地摧毁,连一个幸存者也没有……这要怎样才能释义为神的慈悲呢?”

“既非天谴,也无眷顾,它就是这么发生了。因为根本没有神的存在。”

那夜高悬在他们心中的伯利恒之星,并非圣人降世的神迹,只是他们的信仰软弱之时。

星辰与文明俱灭,但至少他的遗落在数十光年之外的遗孤,找到了自己的心系之所,找到了自己前进的路。

 

有那么长久的时光在寻寻觅觅,我们终于都走在了对的路上。

 

The End.

 

 

 

 

 

注释:1. 灵感来自阿瑟·克拉克《星》《小王子》《Top Gun(壮志凌云)》《Mine(亡命雷区)》《拆弹专家》《沙堡》伯利恒之星的传说,New52 Action Comics 14后附的小短篇。

2. 文章下划线部分引用自阿瑟·克拉克的《星》,故事讲述了一个身为耶稣会修士的天文学家探访三千光年之外的一颗超新星爆炸的遗迹,发现这个星系曾经存在一个辉煌的文明,随着超新星的爆发毁于一旦。而这颗爆发的超新星正是三千多年前作为基督降世之兆,高悬在伯利恒天空的那颗星辰。这位修士对上帝的慈悲产生了怀疑。上帝有无数星辰可以用来装点他的圣子降世时的天空,偏偏选择了有这样辉煌文明而且并无罪过的一个星系,把整个文明作为圣子降世的祭品。这个故事非常优美而耐人寻味,文中所引用来自黑喵&Ent在《科幻世界》杨霞译本基础上的修正补完版,链接在上篇开头。

3. 伯利恒之星的传说:耶稣降世时,西方天空出现了一颗非常明亮的星辰。学术界讨论认为可能是彗星、金星或超新星爆发。阿瑟·克拉克的小说选取了超新星爆发这个理论。

4. New52 Action Comics 14后附的小短篇里,N超在天文台目睹了二十七光年外传递至今的氪星的灭亡。

5. Top Gun,壮志凌云里提过的战机训练学校。据说获得头名的学员会得到任意职位的offer.(壮志凌云里的汤姆·克鲁斯角色简直就是哈尔好吗!)

6. 《小王子》的引用来自我乱七八糟的翻译。

7. 视距内求生电台是指在可以看到友方目标的时候,可以利用这个电台进行无线电对话。如果看不到目标是没法进行的。

8. 虽然是DCEU设定,但是还是想保留超人漫画蓝眼睛的设定。

9. 其他都是零零碎碎伊战背景的影片or预告片,基本是看了这些才想搞搞这种背景的脑洞。

搞完了一直以来超想搞的超绿友情向,好满足!布鲁斯经常和巴里一起玩,为什么那么少人让会飞的两只一起玩!一定要搞超绿!站一起看地球多棒啊!还能一起去外太空旅游!

评论(8)
热度(103)
  1. 末曰鹿非一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超人粮食文主页

© 鹿非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