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粉,M家吃Tony。神烦RR,别和我提RR的绿灯。

【Halbarry友情向】Rewrite The Stars

献给最伟大的绿灯侠、无畏的星辰——哈尔·乔丹。生日快乐!

如果愿意配合 3055 by ólafur arnalds 食用,将不胜感激。因为这玩意儿本来该是个MV。

 

-1-

 

哈尔很少有闲暇像这样在海滨城中漫步。

这天是周末,即使并不是阳光普照、蓝天白云的完美日子,海滨城中央公园依然聚集了许多市民。推着婴儿车的母亲、追着足球的孩子、携手的情侣、踩着滑轮鞋遛狗的青年,还有坐在树下野餐的一家。

哈尔在公园中驻足。

孩童在他身边哄笑玩闹着成群跑过,婴儿向母亲举起手,咯咯笑着讨要一个抱抱,鸟儿在枝丫间拍着翅膀啾啾飞过,人工湖里的帆船马达带起哗啦啦的水声。

 

多么栩栩如生的情景呀。

尽善尽美,每一个细节都是回忆折射出的最珍贵的火彩。

 

“哈尔?”一个女声迟疑地问,“哈尔,是你吗?”

“珍妮?”欣喜、震惊与伤痛像一块天外飞来的重石,狠狠地砸在他心口,“你在海滨城?你在这里?”

珍妮握起哈尔的手:“我就知道是你,虽然你穿的衣服有点不一样,不过你依然是那个哈尔,对吗?”

“是的,”哈尔咽下从心头膨胀到喉口的酸涩,“还是我。”

“我已经很久不怎么听到你的消息了,见到你真是太好了。”珍妮笑着说,“听说你从空军退役了,你妈妈的事情我很抱歉,后来你去了费里斯又辞职了吗?卡萝也很久没能联系上了。”

“我接了一份新工作,对时间要求比较严格,经常在出差。你呢?”哈尔试图露出一个惯常的笑容:“我听说你结婚了,那个幸运的混蛋是海滨城的吗?我应该找他出来喝次酒。”

“哦,是的,他是海滨城的。是个公司职员,朝九晚五,有很多时间陪我。”珍妮脸上浮出朦胧的幸福笑意,让哈尔的心更重了几分。

他不禁握紧珍妮的手:“我……我很抱歉……所以你们都在这里……那时候……”

珍妮抚上哈尔的脸,“是,我们在这里。你别担心,那……那结束地很快,我没有感到痛苦。”她把哈尔轻轻拥抱在怀里,说,“这不是你的错。我们没有怪你。”

不。

哈尔仰头望向天空。

今天的太阳层层掩盖在浓云之后,隔着云层透出惨白的黯淡光芒。

但这已经足够。

足够映出这巨大的谎言。

掠过树梢的飞鸟、帆船马达掀起的水花、母亲与婴儿紧贴的脸、金毛犬随步伐跃动的毛,还有珍妮拥抱的身影。

都折射着意志造物刺眼的绿光。

 

 

-2-

 

巴里很少有闲暇像这样与家人共度时光。

这天是周末,即使并不是阳光普照、蓝天白云的完美日子,中央城的街道上依然往来着匆忙的市民。提着大袋小袋战利品的女孩们,互相依偎的情侣,忽然喧闹着路过的孩子。

商场永远都是人流最密集的地方。巴里抱着采购的物品,努力在人群里不要跟丢前头挽着手的两人。

旁边的童装店里走出一对夫妇,红发的妻子腹部明显隆起,黑发的丈夫将她揽在怀里,小心翼翼不让她被人流挤到。

巴里蓦然停下脚步,直到目送着这对夫妇隐没在色彩繁杂的人群背影中。

前方传来一声呼喊:“巴里,你还听得到吗?发生了什么事?”

巴里回过头,重重身影外,金发的女士挽着棕发的男士,停驻在人流里,等待着他靠近。

“看到了一个熟人,我马上就来,妈妈,爸爸。”

 

他们在家共进晚餐。诺拉指使着巴里和亨利在厨房里忙地团团转,对巴里能够见人的手艺颇感意外。他们在餐桌上谈论巴里的工作和各自的境况趣闻。话题绕着绕着,又总绕回巴里的情感问题。

诺拉把手覆在巴里手背上,说:“我们很希望你能找到相伴一生的人。”说着,与亨利交换了一个眼神,“但我们更希望你能快乐,巴里,这是我唯一的愿望。”

巴里知道他们注意到今天在商场发生的事。

那是艾丽斯,他曾经的女友。如今已经成为一位孕育着爱情结晶的妻子。她的丈夫显然对她珍而重之,巴里替她感到快乐。

 

因为这是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完全不同。

或许从头来过,即使不曾相遇,每个人也能拥有自己的圆满。

巴里笑着看亨利与诺拉相互依恋的眼神,他们甜蜜的一举一动。即使白霜染上他们的鬓角,爱意只有愈浓。

他曾经从未有机会看到过这些。

 

“我很快乐,妈妈。”巴里说,“能和你们在一起,我就很快乐。”

诺拉嗔怪地拍拍他的手,站起来走向厨房:“谁想来点餐后甜点呢?今天做了蓝莓派哦!”

“我来帮你。”亨利也跟着站起身。

巴里环顾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小屋,近乎虔诚地看着浸染岁月痕迹的陈设。亨利端着蓝莓派坐在沙发前,打开电视机。诺拉招呼巴里一起落座,将甜品勺子递给他。

超市刚刚采购的蓝莓在高温下融成深紫色的浆液,裹杂着黄油的厚重香甜,散出酸甜诱人的气息。巴里快记不清自己多久没有尝到诺拉的手艺了,那些记忆像日夜摩挲也无力阻止泛黄脆硬的照片,今天忽然退去岁月的陈旧,染上鲜活的色彩。

 

突发新闻打断了电视节目。

“……三个月前亚特兰蒂斯与亚马逊人的争斗导致半个欧洲大陆被淹没,数百万人死亡。英伦三岛成为亚马逊人的前线基地,今天我们失去了前线记者露易丝·莱恩的信号,总统刚刚向国会提交了动用核武器保卫国家的提案……”

巴里手中的蓝莓派翻倒在地上。

 

 

-3-

这不是你的错。

哈尔知道这是谎言。

他最想听到,却在心底最不相信的谎言。

这是他的错。

他们称他为海滨城的守护者,最伟大的绿灯侠。但是,不。

他知道他救不了所有人,他救不了每一个人。但是不是,不是所有人都救不了。不应该是每一个人都救不了。

 

哈尔打开家门,这个他许久许久不曾踏足的家,记忆中再鲜活的色彩,现在都只有冰冷的绿色。

他从不知道绿色是可以这样冰冷彻骨。

他的母亲坐在桌前。

他早已不记得最后一次看到母亲这样坐在桌前等待他是多久以前的事情。

“哈尔。”

“妈妈。”哈尔在母亲杰西卡对面坐下,“我知道你要和我说什么。‘这不是我的错’。你不是真心想说这个,只是我希望你这么说。”

杰西卡忧伤地看着他。

对了,他的父亲马丁去世之后,她总是这样看着他。像看失色的时光,那些曾经拥有过的快乐带来的幸福与甜美,一朝失去的颓丧不甘与怨恨。像看那些博物馆里荣光尽失的珍宝,像看那些注定令人失望的事物。

“你知道我是怎么度过那些日子的吗?”杰西卡突然说,“那些你父亲活着时,胆战心惊的日子。每一次头顶有飞机的声响,我就觉得那是马丁。我停下手上的所有事,只是细细去听那个声音。怎么轰轰飞近,怎么隆隆掠过头顶,怎么渐渐远离。直到我听不到任何声响。然后我想,好的,它安全飞过去了。上帝保佑。然后我又想,可是我怎么知道它不会在我听不到的地方出事呢?我就这样,胆战心惊,从你父亲出门的那一刻,到他回家的那一刻。太阳升起,第二天又来了。”

哈尔的喉咙滚动了一下。

“后来,他再也没有回来。我竟然松了一口气。另一只靴子终于落下来了。我再也不用提心吊胆,提心吊胆,生怕他哪天不会再回来。我或许可以继续生活了。”杰西卡将视线从虚空中挪向他,“可是,你又成为了另一个他。”

“……对不起,妈妈……我”

“不,孩子。我并不是在怪你。”杰西卡说,“听到你加入空军的时候,我突然明白了。不是我一个人走不出回忆,还有你。你总在一遍一遍回想你父亲的飞机坠毁的那一刻,就像我一遍一遍去听飞过头顶的飞机的声音。”

她把手搭在哈尔肩上,“我只是想告诉你,放下那些回忆,或许你就可以继续生活了。放下这些回忆……”

“我放不下!”哈尔打断杰西卡,“不应该是这样,妈妈,难道我可以就这样放开这一切吗?放开整个海滨城数百万的生命?他们因为我消失了!因为我!没有尽到保护他们的责任!难道我可以装作这些都是不可避免的意外,就这样继续生活吗?!这不可能!我没办法……没办法……”

“哈尔。”另一个男人替代了杰西卡,是他的父亲马丁,“那你当时在哪里?在海滨城毁灭的时候,在这个都市和几百万人变成一个大坑的时候,你在哪里?”

“……我在从克尔达星球回来的路上。”

“你没能保护好海滨城,是因为当时你没有履行好你的职责吗?”

“不!我——”

“那就是了,孩子。海滨城不是因为你逃避责任而毁灭的,这不是你的错。”

“这是我的错!海滨城是我的责任!而我没有……我没有保护好他们,那是几百万人!几百万人!是我熟悉的几乎所有人!

“我从没作对过哪件事,哪怕是小时候,你也总是称赞杰克,称赞吉米,而不是我,我总是会搞砸一切。我被赶出空军,卡萝也没真心觉得我不可替代,直到,直到我得到这枚戒指。”

哈尔握紧手,绿光在白手套上亮地耀眼,“我以为我终于可以做一些事了。做一些好事,一些让人自豪的事情。可是我依然失败了。”他转过头,目光灼灼又虚弱:“告诉我,有没有,有没有哪怕一瞬间,我让你感到自豪了吗?”

马丁静静地注视他。

“告诉我!”

“有一句话我一直想和你说,哈尔。”

“什么?”他屏息,生怕听到的话受到哪怕呼吸的干扰。

“我——”马丁的身影忽然扭曲起来。

“爸爸!——你想说什么!!”绿光消散了。

 

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家。

海滨城鳞次栉比的高楼、中央公园的树木和湖泊。

掠过树梢的飞鸟、帆船马达掀起的水花、母亲与婴儿紧贴的脸。

一瞬之间,随着光芒熄灭全部消散。像卖火柴的小女孩手中随着燃尽的火柴飞灰湮灭的幻影。

一切暴露出真正的模样。

没有繁华的都市,没有人来人往的城市公园,没有飞掠树梢的鸟儿,没有结伴的孩童和拥抱的母子。

只有一个数百公里的巨大坑洞。

太平洋吹来的风在坑洞上呼啸而过。它本该是略带咸腥,充满加州阳光的甜蜜,而今,只是荒漠的冷寂。

那些幻景。只是绿灯戒的造物。

只要你想,只要,你有足够的意志。你能让一切栩栩如生,尽善尽美。

但一切,

都是假的。

“不——!”哈尔捂住脸,“不!——这不公平!!!”

 

 

 

-4-

 

这一切本不该发生。

巴里知道了他的幸福付出的代价。

全部低地国家,半个法兰西、整个西班牙,全部沉没在海王亚瑟·库瑞——他曾经的战友——掀起的巨浪里。

整个英伦三岛陷落在亚马逊人手中,潜伏的暗线——不论是军方或是战地记者,全部失联。而亚马逊人的女王,也是他曾经的战友——神奇女侠,戴安娜。

英雄未必永远是英雄,和平,更是脆弱地像秋风中的叶片。

他们两个引发了第三次世界大战。这一次,对手的力量,远远在人类力量之上。

 

他开车前往哥谭。来到这个世界开始,他就失去了神速力。他不再是能突破光速的速跑者,不再是闪电侠。他曾经以为这就是他重新拥有母亲需要付出的代价,果然世界并不会对他如此宽容。

这个世界疯了,他应该尽他所能改变这一切。

他知道,总有一个人能够帮他。

这个世界不存在超人,神奇女侠和海王成了对手,绿灯侠……他看到了新闻,哈尔救了阿宾苏,阿宾苏没死,绿灯侠不是哈尔。剩下的人选中,还有那一个确实存在。

蝙蝠侠。

一路车流拥堵,每隔不久就有战机在头上呼啸而过,即使暴雨犹如疯狂砸车的歹徒,用噪音把整个铁皮包裹,也清晰地仿佛就在耳边。沉沉的黑云压在头顶,闪电时不时把世界泼成雪白。

 

韦恩庄园不是他记忆中的样子。这里荒草丛生,屋宅破败。他试着推开门,朽坏的木门应声跌落,带起地上厚重的灰。

“布鲁斯?”他试着喊,“阿尔弗瑞德?有人吗?”

他径直上到二楼的书房,

“布鲁斯?达米安?”他搬开墙边的落地钟,这是通往底下蝙蝠洞的密道。

 

蝙蝠洞依然存在,没有他记忆中占满了墙面的巨大屏幕,没有巨大的小丑纸牌、硬币和恐龙模型,没有数之不尽的蝙蝠车甚至战机,更别提达米安的牛和猫。

这个蝙蝠洞依然是个秘密基地,却简陋至极。

两张桌子,一张放着蝙蝠侠腰带和零碎的半成品,一张摆着书籍和笔记。一张基于哥谭地图的调查板,一个玻璃罩里放着那支熟悉的枪,韦恩夫妇和布鲁斯的照片挂在墙上。

太奇怪了。

 

没等他细思,一下重拳把他掀倒在地:“你是谁!你是怎么进来的!”

“等等,布鲁斯!”巴里捂着下巴试图坐起来,很快又被踹到地上。

“说出你来这里的目的!”

“布鲁斯,我是巴里,巴里·艾伦,我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巴里的耳边一阵蜂鸣,他摇着头,扶着石壁撑起身子。站在他面前的男子披着蝙蝠的战衣,与记忆中的有一点不同。

“布鲁斯死了。我看着他死去。”

“……什么?你说谁死了?布鲁斯?”巴里瞪大眼睛,“等等,所以你是……哦,老天,你是托马斯·韦恩……”

 

这一切都不该发生。

犯罪巷的一夜,死去的是布鲁斯,未来的蝙蝠侠,他的父母活了下来。

“我需要你的帮助。”巴里勉力站起来,“这个世界不对劲。”

托马斯依然警惕地站着。

“这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我来的世界,我的世界不是这样的。我不能看着世界就这么被毁灭,我们得做点什么。”

“你来的世界?”托马斯似乎被这个词触动,“你说你认识布鲁斯,所以你的世界里……”

“是的,布鲁斯活了下来。那一夜被枪击中的是您和您的夫人……我很抱歉。”巴里说,“布鲁斯活了下来,他成为了——”他迟疑了一下,“他成为了蝙蝠侠。”

托马斯轻微地一抖,接着看向巴里,“那你和布鲁斯是什么关系?”

“我们那里的超级英雄们成立了一个联盟,我和布鲁斯都是成员之一。我的代号是闪电侠,我能跑地比光速还快,甚至穿越时间,我能证明这个,我装制服的指环还在!”

他掏出戒指,被释放在空气中的纤维膨胀成一件眼熟的制服。

不是红色,是黄色的。

“……这不是我的制服。”巴里猛地抬起头,“我知道是谁在捣鬼了。逆闪电,他改变了历史!”

“你说你能穿越时间?”托马斯说,“所以你能改变这个世界?”

“我能。但首先,我得拿回我的神速力。”

 

 

-5-

 

海风带起呜咽的轰鸣,将哈尔团团包裹。

除了巨大的呜咽,四下死寂。

那声音降临时,就尤为清晰而残酷。

“2814扇区的绿灯侠哈尔·乔丹,你因违反军团守则,将绿灯戒用于私利,将前往OA接受处罚。”守护者的投影飘在半空,一样意志之光的绿,一样冰冷彻骨。

“这就是你们对这件事的回应?”哈尔抬起头,“这就是你们对海滨城被毁灭的回应?”

“这是个很大的宇宙,哈尔·乔丹,守护者有更宏大的事物需要关心。”

“我的家乡被毁灭了,七百万人在这里无缘无故丢掉了生命。他们中有带孩子散步的母亲,有刚刚知道自己怀孕的妻子,有什么都不知道的儿童,有准备携手一生的情侣,他们的生活就这样被停止了,而我,一个号称能保护整个扇区的绿灯,甚至保护不好自己的家乡。

“因为你们总是对我不满,认为我花了太多的时间在地球,质疑我是不是对扇区内其他星球负起了足够的责任。所以呢?所以我的家乡被毁灭的时候,我还在从别的星球返回的路上!”

“哈尔·乔丹,速速前往OA!”

“这个戒指,是这一生发生在我身上最好的事情。我无时无刻不感激和庆幸自己成为了一名绿灯侠。我知道,这件事大概用掉了我一辈子所有的运气,所以我从不敢懈怠,也从不奢求能从中获得什么报酬。我从没想过。

“但是我也从没想过,”哈尔的手臂挥动,所及之处,空无一物,“我也从没想过,这就是我应得的吗?这就是我做绿灯侠得到的回报?这就是上帝给我的答案?这就是你们给我的回应?

“你们根本不关心我的家乡是不是毁灭,你们不关心这里的七百万条生命!因为你们有更宏大的事情!是啊,一个星际文明之外的星球死了区区七百万人算什么呢!我哈尔·乔丹又算什么呢?你们只是需要替你们维护宇宙平衡的工具!你们从来不会真的去思考,真的去保护生命!”

“哈尔·乔丹!”

“你知道吗,我会去OA的。”哈尔伸出带着戒指的手,一把扼住守护者的投影,“你们不关心的事情,我关心;你们不在意的事情,我在意;你们不插手的事情,我插手;你们没能挽回的事情,我来挽回。”

守护者的投影发出一声惊叫,被吸收进绿灯戒。死寂的戒指再次燃起灼烈的光:“我会改变这一切。”

 

 

-6-

 

“你真的要这样做?”

闪电像一只触手,沿着云层缝隙簌簌爬过。

巴里坐在铁制电椅上,身边围满各种化学试剂,“来吧。”

托马斯打开导电装置。

巴里仰头看着天空。

他记得自己怎么获得神速力的。一个这样的暴雨雷鸣的傍晚,一间放满化学试剂的物证间。

他低声念着:“来吧,来吧,我准备好了。快来!”

第一次雷击应声而至,冷冽的电光从屋顶顺着金属杆瞬间爬上了电椅,五颜六色的试剂刹那炸开,泼到巴里身上。

巴里听不到自己的惨叫,他知道,他用尽了力气在尖叫。这太疼了。万伏的电压像几千万把手指粗的钢凿戳进皮肉,又放出亿万根钢针沿着血管刮瘙。那些乱七八糟的化学试剂让一切变得更糟,它们像破开城门的破门锤,一秒就让皮肤的防御瓦解,热烫疼痛和瘙痒如同紧随其后的大军,占满每一个细胞。

 

他觉得自己陷入了幻觉。

他看到了第一次与正义联盟共同对敌的场景,哈尔从天而降一把拉起他躲开敌人的攻击,钢骨的超音波阻止它继续追逐,戴安娜的宝剑在他们身后斩断对方的触手,亚瑟的三叉戟钉住它的身子,克拉克一拳将对方撂倒,布鲁斯的蝙蝠镖正中大脑,引爆。

不,不,不是这样。

他只在警校和同班战友偶然一起制服过三名枪手,没有经历过那种惊险又辉煌的战斗。

 

正式入职SCI那天,他和艾瑞斯共进晚餐,他几乎以为她会成为他人生的后半段。那是个还算高级的餐厅,烛光摇曳在玻璃杯壁,艾瑞斯打趣他的小领结。

不,不,不是这样。

他的入职庆祝是和爸爸妈妈一起,妈妈做了他最喜欢的槭风蛋糕,铺满巧克力酱和覆盆子,又甜又腻,其实是他的最爱。

 

还有他和哈尔,他们在海滨城相遇,因为艾瑞斯恰巧去采访刚刚接手费里斯不久的卡萝。他们开始时互相看不顺眼,谁能知道他们成为最好的朋友呢?他们不止一次交付生死,哈尔曾经带他有幸欣赏那些星空深处才能得见的奇景。他们在小行星上烤过棉花糖,在星际酒吧打过架,在宇宙飞船的船舷边看到超新星弥盖宇宙的光芒。

不,不,不是这样。

他,不,他……不,他不应该不认识哈尔。

不应该。

不。

  

 

-7-

 

“你们……不明白!”哈尔用力甩开拦在面前的托马雷。这是他在绿灯军团关系最好的朋友之一,此刻他拦在他的面前,拦在他前往OA的路上,口口声声让他不要继续犯错。

一路上,他已经撂倒了足够多的绿灯。可汗、莱拉、杰克,他们曾经与他并肩而战,今天却成为敌人。

“那群守护者从来只把我们当做工具!我失去了所有!而他们根本不在乎!”

托马雷抹着嘴角的血,“哈尔,我很抱歉听到你的家乡出事。但是这不是你攻击守护者的理由!绿灯戒不应该用于私利!”

“我只是想挽回这一切,难道我错了吗?难道要我也对七百万条生命视而不见,当做是一个意外,当做是一个无法挽回的错误,就这样过去了吗?那是七百万条生命!”

“哈尔……听着,悲剧已经发生了,我们能做的只有去弥补,死亡是无法挽回——”哈尔的重拳落在他的腹部。

“不是不能挽回,从我的路上滚开,托马雷。”

 

“你这混蛋!”一股重力击中哈尔的背脊,把他重重撞飞,狠狠砸进地面。

基洛沃格,他在OA的教官,他最好的朋友。“你不是唯一一个失去家园的人,但是他们可没有像你一样钻牛角尖!”

“滚开,基洛沃格,我不想和你动手。”哈尔爬起来,躲避基洛沃格的目光。

“你这懦夫!你是无法接受死亡,还是无法接受自己的无能,你是没办法面对那些亡者,还是无法面对自己!”基洛沃格走近,“醒醒吧!接受这一切,我们还是可以……”

哈尔回以重击,基洛沃格踉跄后退:“我可以挽回这一切。”

“蠢货!”基洛沃格再次挥拳而上,“所以为了挽回一切,你做了什么?杀死你的队友?杀死曾经和你并肩的战士?”

“我没有杀他们,我取走了他们的戒指,但是他们还活着!”

“能活多久!你要绿灯能量,失去中央电池,他们还能活多久!”

“……只要,只要我修正一切,这些事都不会发生!”

很快,哈尔像甩下托马雷,甩下可汗,甩下莱拉,甩下杰克一样,甩下了基洛沃格。这是他手上的第九枚戒指,庞大的能量冲刷着他的身体。

“你想……你想改变历史……哈尔……不……”基洛沃格咳喘着,“这不是你,哈尔,这不是你。别再犯错了,求你。”

哈尔脚下一顿,“……太迟了。太迟了朋友。”

 

最后一个拦在他眼前的,是曾经的导师——塞尼斯托。

多么讽刺,曾经最伟大的绿灯侠,成为绿灯军团的叛徒,今天拦在现在最伟大的绿灯侠,绿灯军团的叛徒面前。

“你瞧,你终于也成为了我。我赢了!我才是世界的真理!”

哈尔扭断了他的脖子。

 

这一切都不重要,再也不重要了。

他从指尖脱下那枚光耀的戒指,他生命中最好的事情,或许他一生的运气才得来的珍宝,丢弃在绿灯电池的阶梯下。

你说的没错,塞尼斯托,我没资格戴它了。

他头也不回走进了绿灯能源电池。

 

 

-8-

 

他猛然睁眼,剧烈的疼痛如当头砸下的巨石,几乎剥夺他的呼吸。

“别动,你能活着已经是奇迹了。”托马斯坐在无影灯的灯光之外,仿佛一个蝙蝠的幻影。

巴里翕动嘴唇,没有发出声音。

他闭上眼,忍耐烧灼一般的痛苦。

他的心比肉体更疼。

不应该这样。

不。


托马斯再回到病床的时候,没有看到巴里。屋顶传来又一阵雷鸣。

“你在做什么!”他冲上露台,全身包着绷带的人正好踉跄地坐到那把焦黑的电椅上。

全身深度烧伤48%,烧伤89%,他是怎么自己挪到露台,托马斯感到惊讶。

巴里费尽力气,对托马斯说:“……再来一次。”

“想死我可以给你个痛快!”

“拜托,再来一次……”巴里恳求。

“虽然我已经不是一个医生,但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巴里。”托马斯说,“虽然所剩无几,我还有点道德存在。”

巴里浅浅喘了几口气,说:“对不起,托马斯,这不是另一个世界,这就是我的那个世界。我必须修正它,挽回这一切。”

闪电划破天空,击落在远方的地面,暴起炸裂的声响,一重重逼近。

“你的意思是……”

“我想起了这个世界的记忆,这里……不是平行时空,就是我的世界,这里就是……家。”

托马斯沉默,然后转身走入了屋内。

瓢泼的大雨浇在露台,冰凉的水并没有让巴里更好受一些。他觉得自己已经用光了所有的力气。

难道这才是我应该付出的代价?巴里忍不住问自己。

不,他还要改变这个世界,他还要挽回一切,他不能就这么死去。

他咬牙支撑起身子,想把托马斯叫回来。托马斯正站在露台门口,端着那些花花绿绿的试剂。

“我们再试一次。”

 

 

-9-

 

曾经最伟大的绿灯侠,坠落了。

绿灯军团,覆灭了。

OA已经成为宇宙中央的一堆废石,绿灯军团只剩下一支独苗:传炬者——凯尔·雷纳,第四名地球绿灯侠。

这些都与哈尔无关。

哈尔听过许许多多的传言,他路过许许多多的星球,那些他从未有时间和机会去探访的秘境,那些他极偶然得知的隐约细节。

他的戒指、他的能量能让他穿越任何空间。星系与星系、星球与星球之间,甚至只是眨眼的距离。但他在时间面前,从来是个无知者。

时间的博学者是他最好的朋友——闪电侠巴里·艾伦。

早已离开他多年,陨落在时间洪流中的挚友。

他们都过早离开他了。

父亲、母亲、卡萝、巴里。

太早太早,只剩他孑然一身。

现在,他会修正一切。

 

 

-10-

 

巴里夺回了他的能力。

闪电和化学药剂,奇迹再一次发生。神速力像钢针里跑得最快的那一根,倏然刺入他的心脏,能量在他心口炸开,灼烧与疼痛飞速退去,世界在他眼前停驻了脚步。

雨点在空气中被风吹地像一朵朵翻覆的伞,闪电是慢手慢脚的爬虫,在云缝里躲躲藏藏,被神速力的冲击波掀下露台的托马斯是空中凝固的雕塑,轻易就可以一把抓回来。

 

“所以逆闪电可以改变历史,而你不能,为什么?”

“因为那很危险,任何微小的、甚至无意义的举动都会触发蝴蝶效应,像投进湖水的石子,会扰乱整个湖面。逆闪电靠扰乱我产生的神速力来保持力量,这让他作为我的负面游离在神速力之外,这使他拥有比我更多的能力,他能随意改变历史,而不触发大面积的蝴蝶效应——而且他根本不在乎。”

“嗯……听起来像你从没试过。”托马斯说:“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把时间修正,就是改变历史。”

“是的,但不是我去改变,是我抓住逆闪电,强迫他去改变。我需要正义联盟的其他成员,越多越好。”

 

寻找正联成员的过程并不顺利,他们与钢骨汇合,潜入关押超人的监狱——是的,这里的超人未能有幸被肯特夫妇收养,他的火箭砸在了大都会正中央。逆闪电显然在试图抹去所有正义联盟存在的可能。这里的超人瘦弱又惊恐,无法控制的热视线杀死了追杀他们的士兵,超人也消失在夕阳中。

这个世界的记忆开始侵蚀过去的回忆。

巴里张大眼,耳边漏进的新闻播报拉起了他的意识。

“总统直接授命的攻击行动失败,携带绿箭核弹前往攻击亚马逊岛的飞行小队全军覆没,阵亡者包括哈尔·乔丹上尉……”

 

“哈尔……死了?”

 

 

-11-

 

那场战斗,波及了无数个平行世界。

反监者侵蚀了一切,他的能量炮无坚不摧。所有的英雄都难得寸进,绿灯军团无能为力,连超人都束手无策。

巴里找到了反监者的能量炮。那一瞬间,他知道该怎么做了。

能量炮压缩了不可计量的反物质能量,假如他能逆向奔跑,神速力带有的正物质就能将它互相抵消。只要他跑地足够快,只要,他能产生足够的能量。

 

他义无反顾地奔跑起来。

他总是在跑,他总希望可以跑地更快一点,更快一点。

如果更快一点,他是不是就能救妈妈?如果更快一点,他是不是就能让别人不要像他一样?

他不能停下,他不敢停下。无数的思念和纷扰纠缠在他的脑海。他得天之幸,获得了神速力的青睐,他失去了母亲、父亲,但得到了朋友,和许多他爱的人,并被赋予能服务这些人、能保护这些人、能拯救这些人的力量。

多么美好,像一场美丽的梦境。

 

反物质炮不断蚕食着他的能量,他无时无刻不感到力量在他的四肢流失。不,他要更快一点。

 

哦,死亡。

他知道这场奔跑的结果。

他所有爱的人,所有爱他的人,将成为他的遗产,将会存活。

这样的死亡是一场盛大的授勋典礼。

他喘着气,听不见所有的声音,只有神速力内无垠的寂静。

他要更快一点。

 

 

 

-12-*

 

“希望她做好准备了,赫克托。”

“哼,她当然做好准备了,多亏了我,这架F-35,我减去了一千四百磅的重量才能得以运载这枚过度热情的核弹。”

哈尔抚摸着挂在机腹下的导弹,弹身画着一枚绿色的箭矢。“绿箭导弹,人们说它总能命中目标,上帝保佑奎恩工业,赫克托,你是个天才!”

“而你是个蠢货,哈尔。这个世界就要完蛋了,而你开着可能行得通的外星科技去朝亚马逊岛空投一枚核弹。而你竟然还愚蠢地在笑。”

哈尔爬上舷梯,“我只能想着一件事,赫克托。如果我去想着所有的风险,我会怕地进不了驾驶舱。”

高远的青空拂下一阵微风。赫克托眯着眼睛凝视站在舷梯上的背影。半晌,只落下一句,“祝你好运。”

 

“哈尔!我的飞机几乎要散架了,你的导弹还是被卡住了吗?”卡萝看到无数拖着黑烟坠落的僚机,守卫岛屿的女巨人倒在海里,还有许多僚机在与背生双翼的怪物缠斗。

哈尔又按了几下发射钮。导弹纹丝不动。他们突破重重守卫,几乎牺牲了所有队友,才突破到这么近,近到人类的武器可能足够摧毁岛屿防御的距离。“系统被击中了,我控制不了它,你快跳伞!”

“除非你和我一起!”

 

又一架僚机爆炸的火光映在他的控制面板上,父亲马丁的照片朝他露出遥远的微笑。“……我在另一边和你碰头,数三下,一起弹射,保证自己在他们射程之外,明白吗?”

“好。”

“一!”

“二!”

“三!——再见,卡萝。”

“哈尔?!”

弹射出飞机的卡萝看到透明前罩映出的哈尔的眼睛。

这很奇妙,一重飞机前罩,一重护目镜,她依然看到了他棕色的眼睛,从来仿佛加州阳光下融化的蜜糖一般迷人。

像现在这样。

他微笑起来,眼睛微微眯起,阳光会在他的瞳孔上映出一个半圆,像一块透光的咖啡糖。他朝她行了个俏皮的军礼,而后压下飞机,朝着亚马逊岛撞去。

一切声响都远离了她。

她眼睁睁看着那架熟悉的飞机一头撞上无形的屏障,爆炸的机舱引爆机腹下的核弹。夺目的白光像默片里的画面。

她听不到,耳鸣剥夺了所有。

“他成功了!”

她听不到,爆炸声占据了一切。

“力场被摧毁了!快通知装甲部队!”

终于,她听到自己喃喃低语。

“……哈尔……?”

没有人回应。

她把声音放大了一些。

“……哈尔?”

没有人回应。

“哈尔——!”

 

没有人回应。

 

 

-12.5-

 

哦,为何必死之人竟会骄傲?

像一颗急逝的星,一片飞流的云,

一闪而过的光,一触即碎的浪,

人由生到死安歇在坟墓。

为何必死之人竟会骄傲?*

 

 

-13-

 

这是时间的废墟里最后的避难所。

不久之前,时间突然肉眼可见开始坍塌。命运博士把众人带到这里,时间尽头唯一的庇护所。

在这里,他们终于遇见了罪魁祸首。

曾经最伟大的绿灯侠,他们并肩携手的战友——哈尔·乔丹。

现在他自称视差怪。

 

奥利弗听到了所有传言,他依然不能相信自己最好的朋友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你在做什么?哈尔?”

“重启时间,我会修正所有的错误。”

“你是说海滨城?那不是你的错,听我说,哈尔,这不是你!”

“这不重要了,奥利,我会把一切都修正的。”

“靠重启宇宙?你怎么能保证这个过程不出差错?你冒着让所有人都死去的风险,就为了挽救你的家乡?那其他人的呢?”

哈尔沉默了一瞬,“我已经有足够的力量,我不会让这一切出差错!只要你们别拦着我,别给我添乱!”

“我们在阻止你一错再错!OA已经毁灭了,现在你要毁灭宇宙吗?以前的那个哈尔·乔丹呢?为因为路边的哭泣孩子停下脚步的哈尔·乔丹呢?和海滨城一起死了吗?!”

“你懂什么?!我失去了一切!你就是要我接受这个是吗?!我失去了一切!现在我能把一切都改正过来,我能挽回一切!你们为什么要阻止我?”

最好的朋友刀剑相向,昔日的战友反目成仇。

“而你在毁灭你还剩下的一切!想想那些爱你的人!他们会愿意看到你这样吗!想想这个世界!这是巴里付出生命救下来的世界!难道他的生命是让你拿来这样浪费的吗?!”

一股沸腾的怒火在哈尔心口炸裂:“——我甚至能拯救巴里!滚开!”

 

他会改变历史,他会重写星辰。

他会挽回一切!

只要,只要他找对方向,只要他在时间的洪流中找到对的那条路!


 

-14-

 

这是决定世界存亡的一战。

政府的核弹激怒了亚特兰蒂斯和亚马逊,他们在伦敦展开决战。

假如他们不去阻止,或许还没找到逆闪电,这个世界就将因此毁灭。

这注定是一场惨烈的战斗,钢骨被剥出心脏,沙赞从此没能有机会长大,托马斯奄奄一息,亚瑟和戴安娜两败俱伤。

然后逆闪电出现了,他一脚踩断了巴里的腿骨,尽情地嘲笑巴里的失败。

“你以为我做了这些?别傻了,我永远无法在时间里造成这样完美的波动。你造成了这一切,闪电侠,你改变了历史,让这个世界变成这样,只因为一个小小的念头——

“——小巴里要救他的妈妈!哦!就像石头投进湖面,飞机冲破音障,boom——————————!!

“时间的波动远远地传开,甚至影响到你还没出生的时候。

“所有的改变都围绕着你发生,所有的一切都是你造成的!哈哈哈哈哈!真是太完美了!!看看正义联盟的样子!”

 

我……造成了这一切?

巴里脑海里终于闪过那段记忆,他刚刚得知逆闪电就是杀死他母亲的凶手,造成他悲剧童年的元凶,他站在他母亲的墓地前,然后……

然后——他开始奔跑。

 

哦,老天。

 

逆闪电欢呼着对他拳打脚踢,在远处核弹炸裂的光芒中,欢庆胜利,直到被一把利剑捅透胸膛。

是托马斯。

托马斯用染满鲜血的剑勉强支撑着他染满鲜血的身体,“你说,那个晚上,布鲁斯活了下来。我相信你。唯一一个拯救这个世界的方法……就是让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存在过……”

核弹逼人的白光越来越近。

“你改变了历史,创造了这个世界,那么……跑吧!改变这个世界的历史,阻止你自己!”托马斯推了巴里一把,“快跑!”


巴里背对核爆的白光,拖着受伤的腿,开始奔跑。

落在地上的影子越来越短,白光越来越近。

我要再快一点……巴里想。

哈尔踏上战机舷梯的背影,克拉克因恐惧弓起的背脊,亚瑟与戴安娜抵命厮杀,蝙蝠洞里布鲁斯定格在幼年的脸,这一切都在朝他远去。

他抛弃杂念,只专心在脚下。忽略剧痛,忽略背后满目疮痍的世界,越跑越快,越跑越快。

地上的影子越来越长,白光被他远远抛下,黑暗瞬间将他笼罩,又瞬间被光明整个掀起。

他要再快一点,再快一点,再快一点!

神速力的入口轰然开启。


我会改变历史,我会阻止一切。

我会修正这个世界!

只要,只要我找对方向,只要我在神速力里找到对的那条路!


 

-15-

 

时间在他眼前像倒放的电影。

双子塔再次矗立,苏联的红旗重新挂上红场,阿姆斯特朗退回登月舱,坦克退回战壕,数千万亡者站起,拒木和铁丝网被撤下,战马重新在大地疾驰,枪支消弭,刀枪重现,文艺复兴的华彩在天顶退回苍白,圣索菲亚教堂穹顶的十字重新立起,蒙古帝国重现又消失,大明宫的大火倏然熄灭,凯撒头顶的金冠被摘下,金字塔散落无形,人类退回非洲,陨石退回天际,生命退回海洋,海洋消失,大地重聚,星球崩散,星云收缩。

他看到一切的一切。

快了,就快到了,就要到了。

时间的原点,就在远处。

突然,他看到时间洪流深处的影子。

红色的身影,正向着他疾驰——

 

 

-16-

 

时间是他眼前退却的浪。

核弹骇人的光芒收缩,钢骨取回心脏,沙赞重新站起,哈尔的脚步从战机的舷梯退下,氪星飞船重回天际,犯罪巷里的幼童依偎在父母怀里。

他看到一切的一切。

快了,就快到了,就要到了。

远远地,熟悉的木屋,年轻的诺拉开门进屋。

突然,他看到时光洪流深处的影子。

绿色的身影,正向着他飞来——

 

 

-Epilogue-

 

“哈尔?是你吗?”

“巴里?是你吗?”

他们听不到对方的回答,只看到对方焦急地试图朝自己靠近。

“哈尔!哈尔——!”

“巴里!巴里——!”

他们分不清这是幻影还是看到了同样遗落在时间中的挚友。

时间的洪流拖拽着他们前进,他们极力伸出的手在虚空中相触,又急速远离。

他们挣扎着,想挣开时间洪流的束缚,但毫无用处。

“别担心!”

“别怕!”

“我会改变这一切!我能修正这一切!”

“我会挽回这一切!我能修正这一切!”

他们朝着被裹挟着远离自己的身影大声喊—— 

我找对方向了吗?

是这条路吗?

我找对方向了吗?


-The End-

 

 

Tips:

1. 灵感来自3055 by ólafur arnalds 第一次听到这首音乐,是配合《Funeral Blues》By:W.H.Auden的一部欧美群像剪辑。后来单独仔细听音乐,就光凭一首音乐脑补了整个剧情。再听到 The Greatest Showman中的 Rewrite the Stars,OK,就是这个标题了!重写星辰,再没有更适合他们的了。

这篇真是拖得太久了,脑补了4个月,哈尔生日这天终于决定还是一定要憋出来了。大纲只有200多个字,简直写得想打人,越是简单的大纲,越是大纲里简单的部分,越要了老命了。

好几个深夜听这首歌,自己脑补地泪流满面,尤其是最后一段,可以说是我的最爱了,整篇文章都是为了最后这一刻。真正下笔的时候却很难把那种澎湃的激情完全释放出来,到底还是文力不足吧T-T。

2. 这本该是一部MV,奈何我既不懂得怎么剪MV,也没有足够的素材给我剪(哈尔的荧幕素材真是痛)。

3. 其中对话大量来自SLOMO汉化的闪点系列故事,为了故事艺术性做了一点更改,感谢所有的汉化组。

4. 12.5来自OH! WHY SHOULD THE SPIRIT OF MORTAL BE PROUD   by: William Knox  因为在无限地球危机里巴里牺牲的情景也引用了这首诗。其实原诗的意思和我引用的状况并不相同。

5. 大量故事梗概来自原作:绿灯侠v3 #48-50 翡翠暮光,零时,闪点,因为本该是个mv嘛啊哈哈……(一点都不羞愧)

6. 这篇里绿红的关系自由心证,反正官方就是这么基,哼。

7. 其实这篇当生日贺,哈尔才想打我……啊哈


评论(18)
热度(116)

© 鹿非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