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粉,M家吃Tony。神烦RR,别和我提RR的绿灯。

【DCEU】黎明前的星光 下

BvS背景 Hal中心

  


他们说超人干掉了那个怪物。他信以为真,实实在在地松了一口气。

然后他接到了卡萝的电话。

超人死了。

与那个怪物同归于尽。

军方和媒体几乎同时到达现场,他们没有看到超人的遗体,只有哥谭暗夜的传说——蝙蝠侠。

他与超人以及另一位女英雄并肩作战,超人为杀死这个怪物,不顾被刺穿的胸口,与怪物同归于尽。

他拒绝透露超人遗体的下落,并声称怪物是莱克斯·卢瑟制造的。特勤突击队已经前往氪星飞船逮捕卢瑟。

哈尔很惊讶自己还分出思绪感叹了一下蝙蝠侠竟然是真的。

虽然没有看到尸体,怪物的右臂骨刺上确实遗留着刺目的鲜血。

卡萝说,总统在超人把怪物带去太空时发射了一枚核弹。哈尔没有猜错。核弹击中了超人和那个怪物,超人一度在监视屏上消失了。

“是我们害死了他吗?”卡萝觉得自己无法承受这个结果。是不是他们没有尽力争取,核弹削弱了超人的力量,导致他被杀?

哈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那是人类的终极武器。或许对超人而言伤害微不足道,或许对超人而言伤害也足够强大。没有人知道。

卡萝最后问了一句:“现在我们会怎样?如果还遇到同样的事?”

哈尔看着自己中指上毫无动静的戒指,说:“我不知道。”


当晚新闻就像黑零事件前佐德将军的通告一样,让整个世界震颤。

人们在拥有他的时候,每天在新闻和脱口秀里争论,他能做什么,他该做什么,这个世界是否需要他。

等他离开这个世界,世界才真正知道了答案。

然后世界开始问另一个问题:没有他,我们会怎样?


哈尔提早来到了东海岸,没有去空军基地报道,而是来到了大都会。

大都会在得知超人之死后,仿佛失去了生气。哈尔在捡起街边的一张报纸。标题只有两个单词,加上副标题也不过8个单词,干脆利落地像一道致命伤。

“超人死了。

恐惧之夜,失落之晨。”

许多家庭自发在门口挂出了黑色的旗帜,苍白的盾型标志里依然是那个眼熟的S。

昨天它在电视画面里被吊在街头焚烧,今天它在用来悬挂国旗的地方低垂静默。

悲伤与恐慌在沉默里疯狂滋长。

花店成了生意最好的店铺,雏菊、百合成了主流。哈尔在路边的花店拿起一束雏菊,想了想又换成色彩缤纷的花束。骄傲的天堂鸟,阳光般的波斯菊,温柔的鸢尾,透着嫣红的香水百合,燃烧似火的玫瑰,青嫩的鹿茸草与倔强野草一般的满天星。

比起苍白的百合和雏菊,超人或许会更喜欢这样灿烂的花束。


他沿街随着人流往前走。他不知道英雄公园在哪里,但来祭奠的人这么多,根本不需要问路。

忽然一个身影从旁边的小巷冲出来,狠狠撞到他身上。

好家伙,这撞地有点狠。哈尔几乎没维持住平衡,手里的花束飞出去,散落一地。

“哦,我很抱歉,哦,天哪,你的花……”撞到他的人慌忙蹲到地上。

不等他把散落的花朵拾起来,几只脚啪叽把天堂鸟碾成一滩烂泥。

两个大汉拽着领口,把正在捡花的青年从地上拖起来,“小子,坏了哥们的好事还想跑?!”

被拽起来的青年看着不过二十出头,像个大学生。大汉拎他就像拎一只小鸡。

哈尔无奈叹了一口气,“现在,放开他。”

大汉撇头打量了哈尔几眼:“就你?少管闲事。”

哈尔“呵”笑了一声,一拳揍在另一个男人脸上,男人后退几步,就这么正好,踩到天堂鸟的残骸上,四脚朝天滑倒。

大汉一把丢开手里的青年,朝着哈尔就是一拳。

虽然体型略输一筹,哈尔好歹也是军队酒吧混大的,打架简直就是家常便饭,更何况他在军队里的近身格斗分数还是优秀,收拾几个混混不在话下。

只是这架打地古怪。几次哈尔都觉得要挨到几下,总有一阵诡异的风,然后对方不是滑倒就是打偏。莫名其妙两个大汉就在地上躺平了。

哈尔从地上拾起唯一一只还算完好的玫瑰,觉得自己最近又是霉运当头。掏出电话,打算报警。

“呃……那个,谢谢你,还有,我已经报警了。”

哈尔转过头,那大学生模样的青年还没走呢。他一挑眉,“你喜欢挨揍?”

“什么?不!”

“那你觉得你打得过他们?”

青年有些生气,双手抱胸摆了个防御的姿势:“我很抱歉给你添麻烦,但这是我的事。”

“好吧,”哈尔举手投降,“你的事。下次被揍的时候希望你还有运气遇到我这样的蠢货。”说罢,把手里的玫瑰插到青年的衣领上。

走得近了,他愣了一下。对方的眼睛像云层之上的天空那样蓝。犹如他日思夜想的大气层圣洁的辉光。

青年拿下玫瑰,鲜红的色彩像一团火,“什么意思?”

“战损处理,爱要不要。”哈尔错身而过,摆摆手,头也没回。


没多远,哈尔又找到了另一家花店。

“……你是准备去英雄公园吗?”

哈尔抬头,是刚刚那个青年,还拿着那朵惨兮兮的玫瑰呢。火红的花朵和那头金发还挺衬。

不知怎么的,哈尔干脆也不选花了,直接挑了一束玫瑰,结了账,二话没说离开花店。

走出几米,回过头,果真还跟着他。

“呃……我就是想道个谢。”青年笑起来,微微带点学生固有的羞涩,天蓝的眼眸含着笑,像点了一束光。

蓝眼睛绝对是我的弱点。哈尔暗暗想,他示意对方上前,和他并肩一起。

“你也是来纪念超人?”对方问。

小书呆。哈尔在心里翻个白眼,然后说:“这时候我们应该先说自己的名字。”

他停下来,伸出手,“哈尔·乔丹,海滨城。”

“巴里·艾伦,中城。”


“所以你这样一个刚来大都市的书呆子为什么会招惹他们?”

书呆子?巴里愣了愣,说:“不是我招惹他们。我看到他们抢一个小孩的钱包,我只是阻止了他们。”

“嗯,见义勇为,美好的品质。可惜没有评估过自己行不行。”

巴里好脾气地笑笑:“这和行不行没关系。我只是看不惯超人才去世,他们就有恃无恐。”他笑着瞄了哈尔一眼,“而且,你怎么知道我不行呢?”

呵!有趣。哈尔打量了几眼巴里的身材,摊了摊手。

巴里有些恼羞成怒:“如果是你,难道不管吗?”

“我管呀。”哈尔故意说,“又不是我不会揍人。”

巴里没崩住表情,笑起来。

“说真的。”哈尔说:“如果你打不过对方,就算阻止了这次,对方还会有下一次,不过多揍一个人而已。不要把自己陷入这样危险的事情里。你们这样的小书呆,为什么不都把时间花在实验室和图书馆里?”

小书呆?巴里感觉自己敏感的神经跳了跳,努力不和对方计较:“如果都这么想,就没有人会帮助别人了。”

“这叫量力而行。”

“我再不能打架,也比那个孩子能打架。都量力而行,还有谁去面对真正的危险?如果超人量力而行,我们早就死了。”

“……所以他死了。”哈尔抬头看到满目疮痍的英雄公园,超人的雕像被砸碎,只剩头颅是个完整的残骸,跌落在残破的黑零事件遇难者纪念碑前。许多人站在纪念碑的台阶下,广场中央的S盾型标志周围被鲜花和蜡烛包围。

天上飘起了小雨,巴里呼出一口白气,跟着哈尔走向广场中央。

摇曳的烛光在黑色的大理石上反射着温暖的橙光。哈尔把手中的玫瑰放在花丛里。这么多花,多他的一束不多,少他的一束也不少。

哈尔觉得有点冷,直起腰,把手拢在唇边取暖。

巴里突然蹲下来,把盾型标志下的花束往外挪。

等花束挪开,哈尔看到S标志下有一行刚刚写就的文字:

如果你在寻找他的纪念碑,请你环顾四周。

巴里的眼瞳里跳跃着火焰的光:“……所以我们还活着。”

环顾四周,虽然有些建筑损毁,大都会基本还是原来的样子。人们满怀悲痛,至少还生存着,至少还有明天可以期待。

整个世界的现在,整个世界的未来,都是他的丰碑。


他们互留了联系方式,在中午时分开。哈尔前往附近的空军基地报道,准备后天的国葬仪式。

在此之前,他还要解决一件事。

哈尔掏出了那盏老式提灯。


“叩叩”更衣室外传来女孩俏皮又揶揄的声音,“男孩们,恭喜你们创造了比姑娘梳妆更久的记录,他们准备开始了,快出来,准备起飞啦!”

牛仔女孩,今天执行任务的第五名队员。


或许是上帝也觉得这天合该是个悲痛的日子。大都会阴云密布,惨淡的光和萧瑟的风,拂过人脸,带走泪水,留下一阵刺痛。

哈尔和其他四人向着停机棚走去。一旁的跑道上战机升空落地,带起震耳欲聋的轰鸣和硝烟灼热滚烫的气息。

飞扬的尘土被气流卷成古怪的图腾,像梵高的星空。

飞翔的味道。

哈尔正在享受这一切,跑道周围糟糕的气味和飞行服沉重的拖累。熟悉地让人甘之如饴。

“哈尔。”汤姆·乔恩走到他身边,眼神躲闪了会儿,似乎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对不起,我得向你道歉。”

哈尔停下脚步,看着他。

“不只是酒吧的事。我不该那么说无人机中队,我……我,我不该那么说超人。”汤姆终于直视哈尔的目光,坦诚地说,“我很抱歉。听说你申请调去无人机中队的时候我很生气……”他挠挠头,面上有些发烧。其实他很喜欢哈尔,哈尔 ·乔丹是他们中最好的一个,他还赢了TOP GUN!这样的人为什么要去无人机中队?他想不通。

哈尔看出他的窘迫,伸手搭在汤姆肩上,“我也要向你道歉,我以前是个混蛋,是我辜负了你们。”

汤姆到底没忍住,“所以你真的不考虑收回退役申请?”

哈尔笑着摇摇头:“我是认真的。或许将来还会回来,谁知道呢。但是现在,我还有更重要的事。”

“那你能保证有机会一定会回来吗?”

一架战机裹挟着巨大的风从他们身边经过。

我不可能离开这个。哈尔想。于是他说:“我保证。”

牛仔女孩跳过来揽住了他们:“你们这些男孩,难道还有隔夜仇吗?快停止这些肉麻兮兮的戏码吧!”

“就是,要抱抱快算我一个!”里昂说着也跳到了哈尔身上,勒住了哈尔的脖子。安德烈把牛仔女孩和汤姆揽到一起。

一群人一起笑出声。


“如果你想向超人道歉,”登上飞机时,哈尔对汤姆说,“那就做好自己能做的事情,别对黑暗屈服。他会希望看到这样的世界的。

“就像现在,最重要的,是给他好好送个行。”哈尔扣上头盔,跳进机舱。舱盖放下,将他与外界隔离。他向汤姆比了个手势,启动了战机。


他们在大都会郊外起飞,很快穿越了市区,英雄公园就在眼前。

黑压压的人群站满了公园每一寸土地,天空响起21发礼炮,飞机的轰鸣盖住了礼炮的声音,哈尔的耳边一片寂静。

五架飞机列队成箭形,沿着第五大道由北向南,从仪仗队上方飞掠而过。

哈尔看不到超人漆黑的棺椁与覆盖的国旗,听不到苍凉悠远的风笛赞美玛利亚,在掠过仪仗队之后,他拉升飞机,离开列队。其他四架战机依然直线前进,与他就此分离。

这就是离别队形,寓意一个战友离开了我们。

对哈尔来说,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但他心中并没有悲伤,他向着头顶厚重的阴云飞去,他知道突破这片压抑灰蒙的云层,迎接他的依然是天顶之上辉煌又圣洁的大气辉光。

这是他选择的路,他将前往的地方。


战机钻进云层,不消几瞬就破云而出,把地面的阴霾抛在身后。辉煌的蓝光像瀑布,兜头将他笼罩。

这是他最爱的时刻。

不过这次好像有点意外。一个绿点急速朝他冲来,绿光的大手钳住了他的战机。

一个一看就知道不是地球人的红皮肤生物双手交叉在胸前,悬浮在哈尔面前。绿光从哈尔中指上蔓延,飞行服和头盔像消融在空气里,他的身体很快被黑色与绿色相交的制服覆盖,唯有双手是雪白的手套,映衬着手指上的绿光更加显眼。

他找到了唤醒戒指的方法。上帝保佑,外星产物比地球的电子产品待机还短呢。那天晚上怎么使唤戒指也没反应,根本就是没能源了。哈尔简直不知道怎么吐槽才好。

“你是阿宾苏的继任者?”

哈尔:“他叫阿宾苏?”

对方显然很不满意他的回答:“我是塞尼斯托,1417扇区的绿灯侠。是时候去OA报道了,新兵。”


哈尔和塞尼斯托讨价还价了半天,好歹说服对方让他把飞机开回基地,办好退役手续之后再启程。

离开地球之前,哈尔带塞尼斯托来到月球背面,他把阿宾苏安葬在这里。

他不能让阿宾苏曝尸荒野,埋在内华达是个坏主意,CIA很快会找到附近,把他挖出来,藏到什么秘密基地里研究。

戒指回应了他,让他带着阿宾苏和飞船的残骸飞离地球。那是他第一次用戒指飞行。

他把阿宾苏和飞船遗骸藏进了月球背面的山洞。

“你是他的朋友?”

赛尼斯托打包好阿宾苏的遗体,落到哈尔面前,“我不知道戒指为什么选择了一个人类,但是我希望你记住,阿宾苏是绿灯军团中最好的一个,希望你配的上阿宾苏继任者的名字。”

哈尔正色:“我会的。”

塞尼斯托带着光构的棺椁飞离地面:“拭目以待。”


哈尔跟着塞尼斯托离开月球,银河的千亿星辰瞬间在他眼前铺展开,像大气蓝光那样兜头展臂,将他抱个满怀。

哈尔回望地球。

蔚蓝的海洋和青黄的大地交织,云朵像浮在水面的泡沫,打着旋儿在大气层旋转。一层薄薄的蓝光,那是他曾经迷恋的大气辉光,而在宇宙中看,它这么薄,似乎吹一口气就会散去。


“现在我们会怎样?如果还遇到同样的事?”

“都量力而行,还有谁去面对真正的危险?”

“……这是一份巨大的荣耀,也是一份巨大的责任。你愿意接下这份使命,成为绿灯军团的一员吗?”


哈尔闭了闭眼,将带着绿灯戒指的手放在心口。

然后转身投入浩瀚无垠的星海。


这一刻,布鲁斯在蝙蝠洞里打开了阿曼达·沃勒的资料,超人的全息像安静地悬浮,鲜红的披风拂起又落下。

戴安娜收起布鲁斯寄给她的照片,换上戎装,向发出警报的远方眺望。

巴里完成了制服最后一处改造,桌上的玫瑰落下了一片花瓣。

亚瑟带着一筐鱼,被孩子簇拥着走进渔村。

维克多从数据的海洋中突然惊醒,远方的钟声惊扰了他少有的安眠。


即使光明隐退,依然有无数星辰在黑夜守望。

而希望的曙光,在等待破晓。


The End




Tips:所有队友姓名基本虚构,代号是真的。

后记:

最近被华纳伤透了心,反而有点麻木了,不如沉溺到自己的世界去。

我的超人尚未归来,我的黎明尚未破晓。

但是我依然怀抱着谦卑的希冀,希望有破晓的一天。

感谢扎导这么久以来付出的一切,光明隐没,还有星光在为你守候。


评论(16)
热度(124)

© 鹿非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