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粉,M家吃Tony。神烦RR,别和我提RR的绿灯。

【DCEU】黎明前的星光 中

BVS背景 Hal中心



昨晚对哈尔个人来说,也是一个糟糕的夜晚。


他和无人机中队的朋友在酒吧消遣,执勤期间当然是不能喝酒的,他们点了气泡水,也喝得开心。哈尔给队里的姑娘变了几个魔术,娇嫩鲜红的玫瑰总能赢得姑娘们的欢心。哈尔是个甜心,当然了,只要他想,没什么人会不喜欢他,尤其是姑娘们。并不是说他逗女孩们开心是怀有什么目的,让人开心,有时候就只是让人开心而已。若非明白这一点,哈尔恐怕早被彪悍的女军官们手撕了。

这本该是个平平常常的夜晚,直到他被酒吧里突兀的叫嚷声吸引。

“——我就说外星人不是个好东西!他能听到世界另一头的声音,怎么可能连炸弹都发现不了,我看他就是同谋,不,主谋!他看不爽国会要针对他开听证会,故意炸了国会!”

那桌响起一片附和声。

哈尔拧起眉,这些家伙喝醉了。


自从两天前超人参加内罗密事件的听证会,接着国会发生爆炸开始,整个国家就再次陷入了有关超人的舆论狂潮。

反对超人的自然是声势壮大招摇过市,支持超人的拼尽全力辩驳,却被更大的声音盖过。随着调查深入,线索越来越不利于超人,甚至有匿名线人表示FBI掌握的证据统统指向超人才是爆炸案的主谋。

哈尔不相信这个。一个能凭一己之力毁灭一个城市的人,不需要玩这样复杂的政治游戏,更何况还露出了马脚。

可是这个理论不足以说服人。


酒吧的电视继续滚动着相关新闻,画面转到一群人在街头点燃了头套着麻袋吊在竹竿上的人偶。人偶胸前有着眼熟的“S”标志,蓝衣红披风,正是超人的形象。

刚刚叫嚷的家伙跟着电视里人群的声音喊:“烧死他!烧死他!烧——”一杯冰水朝着他当头浇下,阻止了他激情的叫嚷。

冰块从他头上滑下来,落到他杯子里,溅起的酒又扑了他一脸。酒吧响起一阵哄笑。

被浇了一头水的人再迟钝也该知道有人找茬,一拍桌子站起来,“你欠打?”

哈尔把杯子往桌上一放:“我确实缺架打,这位十字军骑士要奉陪?”

“我当是谁,哦,我们最好的飞行员——跑去玩电子游戏的哈尔·乔丹!”同桌另一个人站起来,推了哈尔一把,“怎么,你要为那个外星人出头?当初黑零还是你带的队,这么快成那外星人的信徒了?”

哈尔仔细一看,是爱德华兹试飞中队的队友,”汤姆·乔恩,你来内华达做什么?”

汤姆咧嘴笑了,“反正不是来玩电子游戏的。”

哈尔脸一沉,“汤姆,你喝醉了。”无人机中队的人还在现场,他们虽然没有真正驾驶飞机冲上云霄,亲临战场,但每日的工作量不仅不小,甚至远远超过普通飞行中队,他们不应该面对这样的侮辱。

汤姆轻蔑地喷了一口气,“我们好不容易从大都会捡了一条命,你现在还成了超人的狗腿!听证会是政府开的,国会是他在的时候炸的,如果他坦坦荡荡,就该站出来,而不是像个见不得人的罪犯躲起来!”

“你喝醉了,我不和你计较。”

“不计较?你这么维护他,不就是因为你也是个逃兵!从试飞中队逃去驾驶无人机,你莫非是怕死吗!你这个懦夫!”

“汤姆!”

被浇了一头水的人大笑起来,“懦夫对懦夫,说得好!这个外星人就是杀人犯,就你还当他是救世主,呸!哦,对了,他还撞过你们的玩具飞机,不会正好撞了裤裆,让你们——嗷!”话没说完,他狠狠地扑倒在哈尔脚下。

无人机中队的姑娘收回腿,回头对酒吧老板说:“帐算他头上。”

哈尔无奈:“姑娘们……”正想说这不值得,地上那团被酒精掏走了理智的生物已经晃动着爬起来,嚷着“臭娘们——”

哈尔忍不住补踹了一脚。

他扑倒在酒桌上,汤姆砸了杯子:“你真的要为了那个外星人和自己人打架?”

“一,自己人不歧视队友,二,我就是不喜欢别人骂超人——”

汤姆一拳揍在哈尔脸上。

哈尔一抹嘴角,笑了:“我可以让你回忆一下我怎么在酒吧处理让我不喜欢的人的。”

群架就这么打起来了。


等无人机中队的姑娘和小伙子们勾肩搭背离开酒吧,身上已经多多少少挂了点彩。

哈尔心里烦闷,想去散个心。队友们挥着手和他道别,拿着哈尔送的玫瑰的姑娘走出一段路,还回头喊着:“我也喜欢超人,他超帅的!我挺你!”

哈尔失笑,拎着手里的气泡水,爬上基地边的一个土坡。


这里远离基地灯光聚集区,一边能看到跑道,另一边是一片荒漠,天空散落冬季零碎的星辰。

这是内华达基地里哈尔最喜欢的一个地方。很多个夜晚,他都坐在这里,看深夜执行任务的战机卷起灯下迷雾一般的尘土冲向星空,或者披星戴月落到地面,机翼裹挟着远方风的气息。有时只是静静躺着凝望星空,像很久以前那个遥远国度的夜晚,巨大的星座在天空向西沉没。

唯有这些时刻,他的心能贴近天空,稍稍弥补无法离开地面的苦楚。

他眷恋天空的味道。眷恋驾驶着钢铁巨鸟拥抱宇宙时,铺展在眼前的宏大的静谧。


今晚的跑道很安静,哈尔灌了一口气泡水,从口袋里掏出那枚绿色的戒指。

他最近飞得太少太少了,除了卡萝给的那一次机会,他只在昨天飞过一次。非常不同寻常的一次。他的心既烦闷又躁动,短时间内,他不会有机会再驾驶那些钢铁的鸟儿,可是这枚戒指,这枚戒指让事情变得不同。非常不同。

哈尔无法否认自己骚动不止的心。他曾经那么羡慕超人,因为只要超人想,就能随时随地去拥抱那片天空。

假如我自己就能飞——这仿佛是在做梦。


刺耳的警报骤然划破夜空。

那是一级警戒的警报声。

哈尔把戒指塞进胸口口袋,飞快从土坡上跳下来,沿着跑道往无人机控制室所在的拖车跑去。

飞行员从建筑里一涌而出,飞奔向各自在停机棚里的战机。哈尔的脚步不禁慢了几瞬,这个情景,就像黑零。


因为紧急情况,哈尔替换了原本今晚值班的人,和刚刚在酒吧踹了对方一脚的姑娘卡伦中尉一起待机。其他人集中在旁边的等候室里。

格雷中校下达了任务指示,把“死神”开到大都会上空,有一个怪物在莱克斯塔附近,前往探查的武装直升机已经全被击落。国防部需要无人机传回实时画面以供决策。必要时可以尝试动用武力。

被启动的无人机在大都会周围,很快就接近了莱克斯塔。一道强烈的橘红电光赫然劈开了哈尔眼前的画面,他直觉不好,立刻拉升了无人机的高度。

”我的天……“等画面清晰起来,卡伦抽了一口气。

以莱克斯塔为中心,一片交缠着橘色电光的电网像一个胀大的气泡,所及之处的都市全都陷入黑暗,更近一点的大厦直接被冲击波成了一堆废墟。

“目标进入监控范围。”

“保持画面,自由躲避,暂时不要使用武力。”

画面中已经是一片漆黑,只有星星点点的火焰在黑暗里摇曳。最醒目的,是莱克斯塔顶那一朵。借着火光,终于能看清在塔顶咆哮嘶吼的怪物。

远比普通人高大壮实的身躯覆盖着土灰的皮肤,隐约还能看到背上竖着几颗骨刺。活的,在人类认知之外的,从未在人类历史上出现过的生物。

就像黑零时来袭的外星人。

画面没有持续多久,那一瞬间,几乎要怀疑是自己眼花:一道比子弹还快的身影从镜头外冲向那个怪物,又几乎擦着无人机飞速掠上天空。

“失去目标,重复,失去目标!”

“怎么回事!”

“目标被带走了!”卡伦开始慢速回放视频,“是超人!”

哈尔对格雷中校回复:“超人把目标引向太空了。”

格雷中校回复了一句原地待机,没了声响。

卡伦的肩膀放松下来。她擦了擦手上粘腻的汗。哈尔安慰地拍拍她的肩。

没等多久,画面边角出现一片橙色的火光。不在地面,在天空。紧接着画面变成一片雪花。他们失去了和无人机的联系。

“发生了什么?”卡伦开始排查故障。

“或许不是故障。”哈尔皱起眉,他知道那种光,巨量的导弹在云层外炸开,天空像倾倒的硫磺火湖,染满火焰与硝烟。

他们发射了什么导弹。

不,普通的导弹不可能能对付需要超人出手的怪物。

他们发射了核弹!

哦,老天!

超人带着那个怪物一起去的太空!

哈尔忍不住按住胸口的口袋。

——绿灯军团在宇宙中对抗邪恶。

或许我能帮他。

——这是一份巨大的荣耀,也是一份巨大的责任。

假如戒指没有骗我,假如戒指真的能做到那么多。

——你愿意接下这份使命吗?

我需要去帮他!

哈尔切换频道,呼叫了另一位队友,然后对卡伦说:“我要去一下洗手间,我让马克来代替我。我马上回来!”

卡伦半信半疑地点点头。


哈尔躲在洗手间的隔间里,戴上指环,好几分钟却没有半点反应。

“哦,拜托!不是这个时候!”

他努力回想之前戒指是怎么起作用的,然后才发现,对方没有教他怎么启动戒指!他只是带上戒指,接着一切就自然而然发生了!

哈尔不死心,依次尝试了用不同姿势举起戒指,包括像呼唤Siri一样呼叫戒指,就差没有尝试什么影视剧里经典而且中二的台词。

戒指依然冰冷冷地不为所动,像一颗漂亮的宝石指环,完全没有一点当初亮起光芒仿佛星辰的样子。

“天哪,”哈尔挫败地锤墙,“我这蠢货。”

他昨天才刚刚得到这个戒指,根本没有什么时间去研究。

——绿灯军团在宇宙中对抗邪恶,服侍众生……这是一份巨大的荣耀,也是一份巨大的责任……你愿意接下这份使命吗?

所以,他辜负了母亲,辜负了兄弟,辜负了史东上校之后,连对方临死的嘱托都要辜负?

肯定有什么办法!哈尔忽然想到被他放在更衣室衣柜里,像老式提灯的玩意儿。莫非是两个要一起用?

他匆忙打开门,朝更衣室跑去。

他从头盔手套和负荷服下找到被他藏起来的东西,与戒面的图腾相似的老式提灯。

可是要怎么用?

没等他研究出个结果,解除警报的广播又填满了基地的每个角落。

这就……结束了?

超人赢了吗?

哈尔茫然地愣了几秒,把柜门一关,飞快地冲向控制室。


TBC


【DCEU】黎明前的星光 下

评论(5)
热度(54)

© 鹿非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