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粉,M家吃Tony。神烦RR,别和我提RR的绿灯。

【DCEU】黎明前的星光 上

BvS背景 Hal中心


Reading Tips:

联系非常紧密的前篇《未相遇的昨日》,建议先看这篇再阅读本篇。《未相遇的昨日》可以说是MoS背景下的哈尔断章,这篇就是BvS背景下的断章了吧。

Hal & Kal 友情向《伯利恒之星

Diana & Steve  More Than I Can Be 

Bruce The Rose

虽然是DCEU设定,但是闪闪的性格和外表还是参照漫画,可以想象成漫画巴里的性格和外表+电影背景。



更衣室的门被打开,漏进了总被当做背景音忽略的新闻播报。

“……恐惧之夜,失落之晨……”

哈尔转头瞄了一眼进来的人,对方与他的视线对上,尴尬地移开了眼睛。

汤姆·乔恩,几天前和哈尔在酒吧起了冲突,为了今天整个世界的主角,也是他们这次任务的主角。

“嘿,哈尔。”另一个声音引走哈尔的注意。

火箭人安德烈·霍普走到他身边,打开自己的柜门,拖出了飞行服:“我听说你要退役了,哥们,你认真的?”

“什么?!”房间里又一个人跳起来,差点被才套进一只脚的裤子绊个跟头。

里昂·费舍尔,和其他两个一样,曾经和哈尔在同一个试飞中队。他们是空军中最杰出的那一拨。

等他手忙脚乱抓住柜门稳住身子,还顾不得把另一边裤筒套上,就满脸不可置信地对哈尔喊,“你要退役?!”

连汤姆·乔恩都忍不住看过来。

“嗯,这是我最后一个任务了。准确来说,今天结束,我就算退役了。”哈尔一脸淡定。

“可是,为什么?!”里昂抓狂,“我以为你这次任务就是上头要让你回飞行中队了!嘿!你是我们中间最好的!你赢了Top Gun!将来至少能坐到史东的位置!然后你告诉我你要退役?难道比起F-22你更想驾驶那些民航飞机?!”

哈尔喷笑:“史东上校……饶了我吧,我对政治实在不在行。”

里昂双手叉在胸前,带着一张“如果你要浪费你的才华我肯定要狠狠揍你一顿让你的脑子清醒清醒”脸,可惜在只穿了一半裤腿儿的情况下根本毫无威慑力:“所以你准备要去哪儿?”

“……还没决定。”哈尔脱下旧皮夹克,“可能先休息一段时间。你知道,最近发生太多事了。”

“好了,”安德烈不得不插嘴帮哈尔安抚显然没得到满意答案正准备不依不饶的里昂,“先把你的裤子穿上。”

里昂低头,才发现自己一直保持着穿了一半裤子的状态,懊恼地骂了一句,又单脚蹦蹦跳跳穿起裤子,铁皮衣柜被他砸地哐哐直响。

哈尔摇摇头,里昂比他们年纪都小一些,似乎永远都是这样跳跳脱脱的样子。

他小心叠好继承自父亲的夹克,放进衣柜里。一枚绿色的圆环从夹克口袋滚了出来,停在灯光下。

那是一枚戒指,一指均宽的素戒,戒面呈圆形,中央同心小圆上下各有一条与直径等长的平行线,像个有特别意义的标志。

哈尔不禁伸手将它拾起,沁凉的温度跳跃在哈尔指尖,像宝石的触感,又有金属的沉甸,很难说究竟是什么材质。


——所以你准备去哪儿?

哈尔想起卡萝的邀请,原本他确实是为了这个邀请退役的。可是现在……


更衣室苍白的灯光落在指环上,折射出仿佛在流动的瑰丽绿光。


哈尔会永远记得他得到戒指的那一天。

一道比子弹还快的绿光落到他的面前:“来自地球的哈尔·乔丹,你有克服巨大恐惧的能力,你被选中了。”

话音刚落,一道绿光将他整个人包裹起来,迅速飞离了基地。

哈尔目瞪口呆,半晌发出一句:“哇哦。”

绿光将他带到了内华达荒漠深处,一架坠毁的飞行器正冒着黑烟。一架完全不在一个飞行员认知范围之内的飞行器。

哈尔扳开变形的舱门,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他看到一个受了重伤的外星人。他的生理结构与人类完全不同又略有相似,身上染满了紫色的液体,似乎是他的血。

“喂,你还好吗?我要怎么帮你?我是说,你可以去医院吗?……你能听懂我说的话吗?”

外星人抬起眼睛,看到了哈尔,似乎有点意外。刚刚带走哈尔的绿光落在他的手掌,哈尔这才看清,那是一枚戒指。

一指均宽的素戒,戒面呈圆形,中央同心小圆上下各有一条与直径等长的平行线,像个有特别意义的标志。

“……我能听懂你说话,”外星人捧着戒指,举到哈尔眼前,“我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这个戒指,是绿灯军团的标志,它选择了你,这意味着你有巨大的意志力。成为绿灯军团的一员……接替我…守护宇宙…”他咳出了血,并不是鲜红的颜色。

“……绿灯军团在宇宙中对抗邪恶,服侍众生……这是一份巨大的荣耀,也是一份巨大的责任……你愿意接下这份使命吗?”


“哇哦,高速列车,你在玩一个戒指!要不是它长得不像订婚戒指,我就要以为你是准备向谁求婚了。”安德烈换好了衣服,关上自己的柜门,一手勾着头盔,一手搭上哈尔的肩,探头惊叫。

哈尔指尖虚套着指环,在铁皮上扣了几下,发出晶体与金属相触的清脆声响,“你想多了。”

安德烈笑笑,把头盔抛着玩:“那肯定是个有意义的戒指吧,很少看你进了更衣室还带着别的东西。”

哈尔抽出衣柜里的手套,掩盖住落在右手中指上的指环,“一个…朋友给的。他最近去世了。”

火箭人停下了玩闹的动作,“……呃,我很抱歉,我是说……”

“哦,得了,没这必要。”哈尔看了一眼窗外阴霾的天空,“就……只是最近不是什么好日子。”

更衣室里陷入了沉默,所有人都想起了他们聚集在此的原因。

这是毗近大都会的空军基地。他们从散落在全国的各个基地赶来,只为了执行这一个任务。

但凡飞行员的生涯,总免不了却永远不会喜欢这种任务。尤其是这一次。

三天前,超人在对抗入侵哥谭与大都会的怪物中牺牲。

他们将为超人的国葬仪式执飞离别队形。


哈尔想起史东上校交给他这项任务的情景,那是他递交退役申请的第五天,他得到这枚戒指的第二天。

有人通知史东上校来找他的时候,他一点也不意外。

史东上校是他父亲的挚友,也曾经是他的导师与上司。但他辜负了史东上校。他是个混蛋,他与史东上校争吵,离开了爱德华兹空军基地的试飞中队,调任到内华达成为无人机驾驶员。

他知道史东上校气疯了,可是他知道,他永远也不会放弃他。

这一次,他依然要让他失望了。


屋里只有他和史东上校两个人。窗外是内华达基地的跑道,战机轰鸣着起落,腾起的热气让远方像隔着水一样扭曲模糊。

史东上校背对着哈尔,仿佛看着起落的飞机入了神。

哈尔以标准军姿背着手站着,没有和往常一样嬉笑着催促。

好一会儿,史东上校才开口:“你的退役申请,是认真的吗?”

哈尔深吸了一口气:“是,我是认真的,长官。”

史东上校转过头,目光咄咄逼人:“为什么?如果你是在无人机中队呆腻了——顺便说,是你自己要去的——我当然会把你调回来。还是你还在对禁飞令有什么不满?”

“不,长官,我——”

“你知道退役的意思吗?你难道不明白我这个位置迟早会是你的?”

哈尔有些错愕地张嘴盯着史东,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虽然他也不是没有感觉,只是他没想到对方会这么明白地说出来。

“我培养了你这么久,哈尔·乔丹,你有比你父亲更好的天赋。”史东上校叹了一口气,从窗口踱步过来,“马丁,马丁是我们四个里最好的。可是他讨厌政治,所以被卡尔·费里斯这混蛋勾搭去做试飞员。好吧,至少他还在驾驶那些最好的飞机,谁知道……

史东上校梗住,站在哈尔身边,伸手扶住了他的肩:“现在,好好给我说明白。如果你只是在闹小孩子脾气,趁早给我滚回试飞中队。”

哈尔沉默了几秒,放松了身体,说:“我是认真的,史东叔叔。不是闹脾气。”

史东紧紧盯着哈尔看了一会儿,“……那你退役了准备去干什么?”

“实际上,”哈尔说,“卡萝来找过我,她想接手费里斯航空,希望我能去当个试飞员什么的。”

史东气不打一处来:“你答应了?”

“原本我没答应。我回了一趟海滨城,去见了卡尔叔叔。”哈尔看着史东上校,“不论我去不去费里斯,有一句话你说的对。”

哈尔想到在他胸前口袋里的那枚戒指,“是时候负起责任了。”

史东沉默着。

良久,他从桌上拿过一个信封递给哈尔:“好,那这就是你最后一项任务。”

哈尔接过信封,拆开,然后惊讶地看了史东一眼。

史东上校说:“是的,他们准备为超人举行国葬。两天后,在大都会英雄公园。”

“……为什么是我?”

“白宫要空军最好的五个人。这是个巨大的荣誉,你和他打过不止一次交道,去给他送个行吧。”说罢,他挥挥手,赶哈尔出去,“去吧,孩子,你选择了自己的路了。”

哈尔走到门口,忍不住回头,史东上校在光的影子里看着他,身后有战机开启了飞向天空的第一步。

“谢谢你,史东叔叔。”

史东没有回答,只是又挥了一次手。

哈尔退出不久,又有人打开了门,“上校,休泽尔中将从国防部回来了,特雷弗上校也已经抵达,之前通知的有关超人去世之后应急防务的会议十分钟后开始。”

“谢谢,科迪,我这就去。”

科迪合上门。史东整理着桌上的材料,毁灭哥谭怪物的照片,战损报表,连夜审讯卢瑟的证词,密密麻麻铺了一桌。

昨夜是一个不眠之夜,而将来,是个混沌未明却危机远远多于幸运的谜团。

其实哈尔远远没有说服史东,只是这个时期,远离空军或许是件好事。尤其一个被将军们惦记的王牌飞行员。

史东从口袋掏出夹着四剑客照片的记事本,怀念地看着自己与挚友们早已被时光的流水卷向远方的笑容。

我老了,马丁,卡尔那混蛋都快不行了。能做的只有倾力帮孩子们挡住一点危险了。但愿我能有脸去见你,老伙计。

史东上校打开门,把跑道上的光影关在身后。


哈尔一路走出来,一个又一个陌生的面孔与他擦肩而过。有的戴着银鹰,有的戴着银星,然后一位中将被簇拥着进来,每一个背影都充斥着大战来临前的气息。

是的,战争来临前的气息,忙碌又不安,恐惧比希望更多,焦虑比安稳更多。

哈尔走出大楼,战机从他头顶飞过,遮蔽了冬季苍白的日光。

这种气氛,他知道是为什么。

恐惧之夜,失落之晨。

昨晚,这个世界失去了它的守护者。

超人死了。


TBC


【DCEU】黎明前的星光 中

评论(9)
热度(69)

© 鹿非一 | Powered by LOFTER